蛇蝎太后之男色妖娆

锦郁番外(下)

类别:架空历史 作者:我非主角 书名:蛇蝎太后之男色妖娆

    “谷主!”就在白夫人快要失控的时候,去取血琥珀的人回来了。

    白云贺也看见了锦郁,不过他的脸色可算不上好看,沉下眸子:“拿上血琥珀,送方门主出谷!”

    “是!”

    方震天要的只是血琥珀,别的他才不会理,让人放了一半暮雪谷的人,自己架着白芷跟着出了谷,很快一大堆人就从这里消失,不过满地的血和尸体却清楚的证实着刚刚发生的事情。今日方震天本该死在这阵法里的,可偏偏遇上白芷归来,助他逃了一劫,而且还拿回了血琥珀,不得不说他很幸运。

    等多余的人走完了,白夫人终于忍不住往锦郁走来,步子踉跄急切,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双唇颤抖:“你……你是郁儿?”

    锦郁看着一步步走向他的妇人,脸上的表情依旧冰冷无波,可是冷玖却感觉到他握住她的手加了力道,想来他的心也并非如此的平静。

    锦郁没有回答妇人的话,而是看向白云贺,冷声道:“白谷主可有兴趣跟在下做一个交易?”

    白云贺上前揽住白夫人的肩头,眼眸深邃:“我想我没什么需要与阁下做交易的!”

    锦郁淡淡抬眸:“若是黑玉呢?”

    白云贺一惊,沉吟一刻之后问道:“你想交换什么?”

    锦郁瞥了眼他怀中护着的白夫人,声音清冷,一个字一个字的从舌尖跃出:“二十年前碧景山庄三百五十条人命,还有碧景山庄庄主景泷之夫人秋媛的—骨—灰!”

    “郁儿!”白夫人闻言凄凉一声长唤,身子摊在白云贺怀中,泪眼朦胧,哭得伤心至极。

    白云贺面色顿时铁青,声音如寒铁:“抱歉!这里没有你要的东西!”

    “来人!送客!”

    锦郁宽大的云锦袖微微的动了一下,幽幽道:“白谷主觉得是你这阵法开启快呢?还是在下的毒快?”

    白云贺突然想到什么脸色大变:“你是鬼医锦郁?”

    “郁儿!”白夫人从白云贺的怀中挣扎出来,双膝一软就要跪下去:“你恨娘亲娘亲受了,你就算要我这条命我也可以给你,但是这些跟他无关,碧景山庄的人命也跟他无关,你放过他吧!”

    锦郁看白夫人一副以死维护的样子,只觉得嘲讽可笑,目光落在一脸正气的白云贺身上:“到底与他有没有关系我比你清楚!”

    话落身影飞快的闪过,冰寒的鞭子快速的出手,直接袭向白云贺!

    白云贺显然不想伤了白夫人,将她用内力推开,徒手迎上了锦郁。他的武功也不低,竟然能徒手接住锦郁的一击,随即快速的从地上卷起一把长剑攻了回去;两道白色的身影在树林里打得不可开交,所到之处一片飞沙走石,眯得众人的眼睛都花了。

    “这是怎么回事?”白芷刚刚脱险回来准备哭诉却不想看见锦郁跟白云贺打在了一起,忍不住惊讶问道。

    “娘亲!”白芷见白夫人快倒下,赶紧走上去扶住:“娘亲这到底怎么了?”

    白夫人长叹一声:“都是我的错!”

    “碰!”突然一道白影被打出来,直直的砸在地上不能动弹,锦郁拿着鞭子站在树梢,那么地上的自然是白云贺无疑了。

    “云贺!”白夫人大惊奔过去,一把扑住白云贺,见他一脸难受嘴里流血,顿时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下,转身看向锦郁,一脸绝然:“我早已不是碧景山庄的人,你要杀就连我一起杀了!”

    锦郁眸子动了动,不过不是迟疑犹豫,而是更冷更绝,手中的鞭子抖得笔直,如一把利剑一般,带着无尽绝然的杀意直直的刺过去。

    “夫人!”白云贺大惊想要翻过来挡,可是白夫人却用尽所有的力气死死将他压住,不让他动弹,目光心疼绝决的看着锦郁。

    “不要!”白云贺抬手想用内力打开白夫人,可是身子却用不起力,而且就算出手,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鞭子如利剑一般直接刺向白夫人的心口。

    “够了!”就在锦郁的鞭子将要刺进白夫人心口的最后一刹,一直芊芊的手将他的手握住,那鞭子也在最后一刻停下。

    冷玖将锦郁的手摁下,倾身抱住他冰冷的身子:“杀母之罪不容于天地,纵然她与你再无母子情分,但是终究血缘还在,我不想你做那杀母的罪人!”

    锦郁握住鞭子的手收紧,喉头微微哽咽一瞬,冷冷的看着地上相拥的两人,眸子缓缓垂下:“当年我亲眼看见他杀了我父亲,血洗了山庄,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女人,我忍了这份仇恨二十年,我不能不报,至于杀母之罪,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冷玖扣住他的手臂,抬头看着他的眸子,无比坚定道:“白云贺你可以杀,她也可以死,但是……她不可以死在你的手上!”

    “我不知你背负了那么多,但是如今我知道了,我便不会让你再背负更多,你是我的夫,你不再是一个人,你没有权力决定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未来,可懂?”

    锦郁握住鞭子的手终于松了松,抬手抱住冷玖的腰让她的身子贴紧自己,低头将吻落在她的额头,没有说话!

    “云贺!”白夫人死里逃生,赶紧去扶白云贺,两人踉踉跄跄的起身,白夫人却看见周围不知何时来了几百个暮雪谷的人,甚至连那几个隐世的长老都出来了。白夫人顿时脸色惨白:“云贺!你这是做什么?”

    白云贺死死钳住白夫人的手,将她往软轿边送去:“夫人不必管那么多,还是回去歇息吧!”

    白夫人不断挣扎:“不!你不能这样对他,他是我的儿子!”

    “可是他刚刚要杀你!”白云贺第一次对白夫人露出了强硬的样子:“他会杀了我们的!”

    “不……”白夫人不断摇头,死死的扣住他的衣服不走。

    白云贺看向后面的侍女:“还不将夫人带走?”

    “我不走!”白夫人猛的拔下一根金簪对着自己的咽喉,眼泪不断落下,一脸的绝决:“除非我死,否则我不准你杀他!”

    白云贺面上闪过悲痛之色,一把抽了旁边之人的剑对着自己的心口:“夫人既然想为夫死,为夫这就死在你的面前!”

    看着他就要将剑刺下去,白夫人大惊,连忙丢了发簪扑过去:“不!我不要你死!”

    白云贺揽住她,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抹阴狠,随即柔声道:“夫人放心,我只是将他抓住,不会要他的命,到时希望夫人好好开导他,化解了他的误会和怨恨才是!”

    白夫人闻言惊讶的看着他,见他说得无比诚恳,想想这些年他对自己的好,顿时深信不疑:“嗯!”

    那边的动静又如何能逃得过冷玖和锦郁的眼睛和耳朵?锦郁敛眸冷笑:“二十年前他就是这样哄走了那个女人,却在转身之际将整个山庄屠杀干净,我躺在血泊中亲眼看着他杀了所有人!”

    冷玖的手轻轻拂了拂他的衣摆,声音透着诡异寒冷:“既然如此,我们便也让他尝尝满门被灭的滋味,虽然晚了二十年,不过凶手尚在,也不算晚!”

    锦郁抬手抚过冷玖的脸,瞬间将她的易容去掉,直直的看着她绝美的容颜,眸子微微扬起:“好!”

    白芷一直注意着这边,突然看见冷玖的易容除去露出绝美的容颜,让她都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可是片刻之后就是滔天怒火:“你居然骗我!”

    冷玖的易容除去,虽然没有化妆,可是任何动作都含了妩媚风情,凤眸一挑,冷笑:“你有资格让我骗么?”

    说完看向周围围上来的人,目光最后落在白云贺和白夫人身上,抬手懒洋洋的踢踢手指:“白谷主可知道自取灭亡四个字怎么写的?”

    白云贺看着冷玖,她突然变幻的容貌倒是没让他惊讶多少,只是他总觉得她的气息有些诡异,虽然她的武功不如锦郁高强,也看不出多少威胁,但是偏偏他就有种莫名的危险的感觉:“你是谁?”

    “一个你没资格质问的人!”冷玖冷冷勾唇,凤眸扫过这里所有人:“怎么还站着?要本主一个个亲自来请么?”

    冷玖这话说的很莫名,除了锦郁没人知道她说的什么意思,不过下一刻他们就知道了,只见那几百人中突然飞出上百人,白色的衣服瞬间撕裂露出里面黑色的衣衫,所有人动作整齐统一,同时跪在冷玖的面前:“拜见至主!”

    “你……”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因为受伤,白云贺的身子踉跄退两步,一脸惨白:“你是至主?”

    冷玖负手含笑,不过那笑意却让人全身发冷:“见至主不跪是死罪,袭击至主皇夫如同刺杀至主,同样是死罪,白云贺,你还能逃得掉么?”

    不理他什么脸色,冷玖抬手一挥:“去吧!从今日起,世上再无暮雪谷!”

    “是!”

    黑影如鬼魅窜出去,厮杀开始,血腥也在蔓延!

    “这……这到底是为什么?”白芷完全被眼前的场景吓愣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不过此刻也没人去理她就是了。

    “郁儿!”看着一步步朝他们走来的锦郁和冷玖,白夫人不断落泪摇头,将白云贺负在身后,最后双膝跪地祈求:“至主!求你们收手吧!不要再杀人了,放过他们!”

    冷玖在她面前站定,目光看了眼她身边的白云贺,唇角勾起无比薄凉的笑:“错信一时那是因为失误,可是错信二十年,那就叫愚蠢了,不过白夫人若是愿意这么错信下去,本主也不能拦着你,相信到了黄泉见到故人,你会什么都明白的!”

    说完看向锦郁:“要动手就快点,我想回去了!”

    锦郁揽住她的腰:“走吧!”

    冷玖意外的挑眉:“你不杀他?”

    锦郁的目光划过她平坦的肚子,眸色中闪过异样的柔色:“他不值得我脏了手!”

    出了暮雪谷,外面的天空艳阳高照,仿佛刚刚那飘雪的地方只是一场梦一般,方震天早已经带着自己的人走远,这外面只有凌乱了一地的脚印,两个人影也不见。

    冷玖刚刚准备迈步,却突然被锦郁打横抱起,耳边疾风呼啸,让她只能将自己的头埋在锦郁的怀中。过了好久锦郁才将她放下,冷玖抬头看了看周围,是一处山涧,两边绿树相依,中间流水潺潺,雀鸟飞、鱼儿游,倒是一个好地方;这里她不认识,不过应该已经出了暮雪谷的地界了。

    锦郁将她放在一处凸起的石头上,自己走到水边用内力凝了一个冰杯装了水过来递给冷玖。

    冷玖看那冰杯倒是喜欢得紧,端过喝了两口,冰凉的水划过喉咙入腹,说不出的爽!刚刚还想多喝几口却被锦郁夺了杯子,然后当着她的面将那水喝了:“这水太冰,别喝太多!”

    冷玖倒是没有跟他争辩,双手负在脑后躺下去,将头枕在手上,眯眼看着天空:“锦郁!一个人恨那么多年,是不是很累?”

    锦郁让那冰杯在指尖化为流水,看着前方,秋水眸中平静无波:“不累!我从不会去想自己背负了多少仇恨,只需要记着,我必须杀那么几个人就是了!”

    冷玖轻笑:“倒真是你的性子!”永远那么果断,那么的明确,丝毫不拖泥带水,连仇恨都如此的干脆。

    锦郁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沉默了;懒洋洋的阳光照在冷玖身上,让她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不过她还没睡去,锦郁冰凉的手覆上她的脸,让她清醒了些。

    “怎么了?”锦郁背对着阳光,所以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她从没见过他这样子。

    锦郁低低叹了一声,随即将冷玖抱入怀中,似有些无奈道:“本来还以为自己可以潇洒的离开的,如今却也变得不再是自己了,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蛊,让我非你不可呢?”

    冷玖闻言扑哧一笑:“搞半天就说这个?”

    话落眉头一挑,无比的邪气自信:“我可是早就说过的,这一辈子你就算死都别想摆脱我!”

    锦郁抬手覆上她的小腹,唇落在她扬起的唇边,秋水的眸子染了笑意,圈圈涟漪荡漾开去:“如你所愿!”

    他不是一个喜欢记着过去的人,可是偏偏有一段血腥的过去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中,一闭眼,一次梦他都能清晰的看见;那满地的血腥,那疯狂的屠杀,那个时候他才知道人命如此脆弱,而人性可以如此的恶毒。

    被神医所救,他侥幸死里逃生,学了一身医术,走遍天下,看尽了人性的丑恶,他变得越来越薄凉,从外表凉到了内心,甚至是灵魂!

    无数女子为他的容颜倾倒,所谓倾心爱慕,也不过是那副皮囊,他以为自己会这样过完这一生,直到遇到她,他唯一的也是最终的劫数,她就如一抹冬日暖阳照进他的生命,让他贪念,再也舍不得放手。

    爱——这个字他可能终其一生都不能明白,也不知该如何说出口,但是他会用一生来守着她,直到那生命的不可抗力将死带来,然后他也会陪着她,一同长眠。

    暮雪谷的事就仿佛那满天飘落的雪花一般,好似一个不真实的梦,就这样被揭过,谁也没有提起,锦郁没有过问结局,冷玖也不会问,有些事情,没有必要知道结局!

    “我又怀孕了?”冷玖眼皮猛的抽了几下,那表情绝对不是惊喜。

    锦郁将一碗汤递到她面前,掀动一下眸子:“你不是很喜欢孩子么?”

    冷玖特想揪他,怒道:“我喜欢孩子但是我已经生了两个了,还生?把老娘当母猪啊?”

    锦郁神情不变,自己端一碗汤喝:“你是皇帝,好歹注意一下形象!”

    冷玖一脚踹过去:“形你个头!”

    锦郁桌子底下长眼睛一般躲开她的脚,然后继续喝汤!

    冷玖回宫锦郁就爆出她怀孕的消息,众人惊讶之后又开始期待,可是冷玖却气得不行,她虽然没有明确说不生了,可是这生完一个又一个是怎么回事?尤其是锦郁最后还凉凉的来了一句“你肚子里是两个!”,气得她直接提刀想灭了锦郁,这个混蛋,不气她就活不下去了是吧?

    “娘亲!”冷辰一身鹅黄从外面飞扑进来,直接扑进冷玖的怀中,抬头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冷玖:“娘亲!爹爹们说娘亲又要生小弟弟了是不是?”

    冷玖揉揉她的脸一笑:“那辰儿喜不喜欢呢?”

    “喜欢!”冷辰的眼睛顿时变得晶亮,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娘……娘……娘亲!”糯糯的声音响起,冷玖抬眸看去,顿时心都软化了,刚刚才会走路的冷楚迈着小步子一步步朝她走来,因为脚下不稳,每走一步整个人都在颠,好像每一步都要倒下一般,可是他却坚定的走到冷玖的脚下,然后一个扑身抱住冷玖的脚,接着开心的张开嘴笑起来。

    “楚儿!”冷玖弯腰将冷楚抱起放在腿上,另一手把冷辰也抱起来坐在另一边,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冷玖的心中只有慢慢的慈爱和温暖,低头吻吻冷辰和冷楚的额头,心中叹一声,罢了,都是她的孩子,来都来了,能投在她的腹中说明他们有母子缘,生下来她又多两个小宝贝!

    双胞胎不同于单胎,冷玖的肚子很快就鼓起来,六个月的时候就跟冷楚快生的时候一样大,那样子比冷楚出生的时候还吓人,若不是有锦郁担保,恐怕这些男人都得吓出心脏病来。

    因为胎儿太重冷玖的背脊酸痛无比,好在锦郁有些良心,每日帮她按摩,为她调配汤药,她才没那么难受!

    又是三个多月过去,冷玖终于要生了,那大大的肚子实在是让人不担心都不行,就连锦郁的脸色也凝重了几分,两个孩子不同于一个,风险高了不知道多少,若是别人他或许还能冷静些,可是是冷玖,他如何能不担心?

    冷玖痛得快要被撕裂,看锦郁的脸色知道他心中担心,抬手握住他的手,用力握住:“锦郁!这是你的孩子,他一定很爱我们,相信他好不好?”

    锦郁回握住她的手,眸子垂下:“我知道!”

    二月开头,初雪刚刚融化,春风吹来,万物复苏,在这个时节,冷玖平安生下了一对双胞胎,举国欢庆!

    五年后,御花园

    “洛洛!你看,这是我刚刚摘的牡丹,等下给娘亲拿去,她一定会喜欢的!”一个一身淡紫色云锦小袍子的男孩拿着一朵比他脸还大的牡丹往不远处一个跟他一般大一身白色云锦的男孩走去,白皙圆润的脸蛋有小小的婴儿肥,看起来可爱极了,尤其是那双紫色的眼眸,更是漂亮得跟两颗宝石一般,他浅浅的笑着,气息温和透着儒雅,让人一看就很喜欢。

    白色云锦的男孩没有理他,继续低头用小铲子在花坛里刨啊刨。

    冷玥弯腰凑过去,小脸上写满好奇:“洛洛!你又在挖什么啊?”

    冷洛才不理他,继续刨,知道抛到一条一寸长的蜈蚣他才停下,抬手将蜈蚣捉住,猛的站起来。

    “唉哟!”冷玥本来弯着腰看的,冷洛一下子站起来他没有防备,整个人直接被撞在了地上。

    冷洛比冷玥看起来瘦一些,虽然还是有一些婴儿肥,可是因为下巴尖尖,倒显得瘦了不少;他一双眸子清冷,白皙的小脸永远板着,看起来一副臭臭的样子,简直就是锦郁的翻版一样。

    冷洛嫌弃的看了眼冷玥:“不会让开一点啊?”

    话落直接拎着蜈蚣走了!冷玥习惯了自己这双胞胎弟弟的脾气,拍拍屁股起来立刻追去:“哎!你别玩蜈蚣了,娘亲不喜欢的!”

    白色的身影走得极快,紫色的冷玥要小跑才追的上,两个人儿快速的在御花园里走过,突然,冷洛停下了步子,抿了抿唇,握住蜈蚣的手背到了身后,看着前方款款走来的绝色女子,小声唤道:“娘亲!”

    冷洛的性子像极了锦郁,对谁都冷冰冰的,就算对锦郁这个父亲他也不怎么理,但是偏偏他对冷玖不同,他是最不黏冷玖的孩子,可是面对冷玖的时候他还是会有小孩子该有的情绪,比如说怕她不开心,要知道他曾经捉过一次蛇,吓得冷玖杯子都掉了,从那以后他都不敢捉毒物往冷玖面前送了!而且他不排斥冷玖的怀抱,被冷玖抱着他也安安静静的,但是他心里是喜欢的。

    “洛儿!”冷玖看着自己最小的儿子,顿时笑开了,虽然又过了五年,但是她的容貌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美得惊人。

    “娘亲!”冷玥终于追了过来,直接伸手将冷洛背在后面的蜈蚣捉了丢掉,然后将手中被压了一下有点变形的牡丹递给冷玖:“娘亲!这是刚刚我们在院子摘的牡丹!”

    冷玖看了眼那朵被压扁的花,笑了笑接过,然后弯下腰将两人揽到自己面前,抬手抖了都冷洛面前的泥,又捉掉冷玥衣领上的杂草,没有问两人去哪里,一手牵着一个:“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该用膳了!”

    两个孩子乖巧的跟着冷玖回去,冷玖左看一眼右看一眼,最后浅笑摇摇头,那笑中有无奈也是幸福。

    两个孩子从三岁就不让人给他们洗澡,两兄弟自己进浴池去洗,见他们没事冷玖也没有拦着,将两人送进去,让人准备了衣服,冷玖这才坐下来。

    虽然是双胞胎,但是两个家伙却长得一点都不像,冷洛是锦郁的孩子,跟锦郁一个样,倒是冷玥,虽然他有一双与墨翟一模一样的眸子,可是那儒雅温和的性子,简直就是另一个兰泽,温和好欺负,不过却是个好哥哥,冷洛干坏事他都会担着,出点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揽,让冷玖哭笑不得!

    “玖儿!”龙月离大步走进来,见她一个人看着一处发笑,坐到她旁边将她揽入怀中:“想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冷玖回神往他怀中靠了靠:“还能想什么?还不是那两个小家伙!”

    龙月离一笑:“冷辰和冷楚今晚也回来了,四个聚在一起,你怕是没得省心了!”

    冷玖无奈笑了笑:“我什么时候省心过?”

    夜晚,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冷辰、冷楚、冷洛和冷玥四个姐弟直接占据靠着冷玖最近的位置,毫不客气的将他们的爹爹全都挤到一边去,八个男人相视一眼,无奈又好笑,不过也没给这群孩子们争,反正都习惯了。

    冷玖的目光看过自己的四个孩子,然后落在他们八人身上回转,五年的时光荏苒,除了变得跟稳重成熟了些,他们依旧是当初的容颜,而他们也依旧如当初一般爱着她,包容着她,这都是融入她骨血里的亲人,今生能穿越到这里,遇见这些她爱,也爱她的人,她何其有幸?

    收回目光,冷玖摸摸旁边冷洛的头:“陆常!开宴!”

    饭菜很快摆上,一桌子的佳肴热气腾腾,这是家宴没那么多规矩,但是处于对冷玖的尊主,所以每次都是她先动筷子;冷玖拿筷子随便夹了一块什么放进嘴里,哪知刚刚放进去就恶心得呕了出来。

    “娘亲!”几个孩子吓得赶紧丢下筷子关心的围过来,男人们也着急,不过看到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心中都有些了然,于是齐齐将目光投向依旧老神在在稳坐在那里的锦郁。

    锦郁端起酒杯啄了一口,秋水的眸子斜了冷玖一眼,凉凉道:“怀孕两月不宜饮酒,这桌子上的酒可以撤了!”

    冷玖摸摸自己的肚子,无语望天,怎么又怀上了?

    ------题外话------

    番外在群里已经更新了好久,足足半年我才传到网上,权当赚赚人气,而男主各自的福利是不能传滴,想要看得妞自己去群里看,用全本订阅截图换密码,群么么哒!另外,新文求支持!

    本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蛇蝎太后之男色妖娆锦郁番外(下)》,方便以后阅读蛇蝎太后之男色妖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蛇蝎太后之男色妖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齐乐娱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