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今天的我依然不想谈恋爱

第47章 套路卌七

类别:齐乐娱乐 作者:阎云兮 书名:[综]今天的我依然不想谈恋爱

    绘理……好半天, 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很难以相信地:“可……你当时, 你当时不是说……”

    绘理不由得,想起当时的情形来。

    其实,她受的枪/伤就是擦伤, 情况不太严重, 可是神奈川县警署上下高度关注, 原因很简单——在死亡边缘徘徊后,很多受害者承受不住心理压力, 发展为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于是警/方派来非常专业的心理医生, 对她进行心理辅导, 搞得她全家高度紧张,强行让她呆在医院进行住院观察= =

    一周后,绘理刑/满释放, 她迫不及待地上了游戏。

    住院这段时间, 她每天没什么事, 躺在床上想了很久,总觉得……还是好不甘心呀,死情缘,也想死得明白一点呀。

    那天登录上游戏的时候,是晚上六点。

    私人频道,自然又是被爱酱一顿狂轰乱炸,可是, 没有那个人的,只言片语都没有。绘理刚要点开好友列表,忽然被世界频道吸引了目光。

    【黄濑家的小迷妹】:无迹可寻,你个人渣。依依一周没上线而已,你就要抛弃她跟别人结婚吗?

    【黄濑家的小迷妹】:希希公主,贱人!三人者终将被三,天道轮回,坐看苍天能饶过谁!!

    【黄濑家的小迷妹】:女表字配狗,天长地久!你们渣滓内部消化,收好彼此,妥帖安放,千万千万别出来祸害别人!!

    ……

    绘理到永远忘不了,那种如坠深渊的感觉。本来还心存侥幸地想,他是不是像她一样,出了什么事才被绊住?结果被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忽然就委屈地嚎啕大哭。

    无尽的等待中,没有悲号,被挟持濒死时,不曾痛哭,在病床上辗转反侧,没有眼泪……

    可是,在等来他的婚讯后,突然就再也绷不住情绪,所有的委屈、受伤、痛苦……像火山一样爆发。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快速地打字质问他:“为什么?”

    不指望这个变心的骗子回她的,结果出人意料地,他很快地回复她了。

    【无迹可寻】:谈恋爱是大人的事情

    【无迹可寻】:认真地写你的暑假作业吧,小学生:)

    绘理气得心跳不稳,急剧地呼吸着,她哭得手都抖了。当初宠她疼她的时候,不在意她的年龄,现在变心了,年龄小就是一种错?不对,她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杨柳依依】:你调查我?

    没有回复。

    那是他们最后的对话。

    六点零六分,系统刷出公告,【无迹可寻】和【希希公主】成为全服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对夫妻,祝天长地久,百年好合。

    绘理坐在电脑前哭了很久,最后擦干眼泪,略过帮里私信她的其他人,给爱酱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后……

    删号自/杀。

    刚刚关了电脑,表哥就给她打电话了,听她哭得那么惨,连忙大惊失色地问她怎么了,绘理也没瞒他,抽抽噎噎地说出事情原委,财前光又悔又愧,气得快爆炸。

    “别哭,我去查他,帮你报仇!!!”

    财前光是计算机系的高材生,绘理自然知道他会怎么查,可是黑人电脑,是犯法的,还没来得及阻拦他呢,那边就飞快地挂了电话。再拨号,就打不通了,绘理忐忑了一宿,因为担心他,连悲伤都变得没那么深切了。

    幸好,隔天,表哥来电话了,语气中有深深地遗憾:“我没查到这个人。不过,我入/侵了服务器,你不用担心**再被泄露了……”

    绘理松了口气,倒不是很注意他后面说了什么。

    ……

    然而现在,表哥他忽然又说,迹部先生就是无迹可寻?他当年,不是没查到吗?绘理的疑问明明白白地挂在脸上,财前光低声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绘理点点头。

    就在这时,面带焦色的爱酱匆匆过来,见她脸色发白,嫣红的唇微微抖着,以为她伤很严重:“狂魔哥,咱们带绘理去医院看看吧……”

    狂魔哥一言难尽地看着她:“……绘理没什么大碍,冰敷一下,喷点药就成,倒是你……还是跟着绘理一起喊我表哥吧= =”

    爱酱有点囧:“抱歉……叫顺口了。”想了想,以前听绘理说过,她表哥是运动员,对于跌打扭伤也算久病成医了,于是也放下心来,对他们晃了晃手中的房卡,说:“那就劳烦你背着绘理,咱们去化妆间。”

    表哥说:“我也这么想的。”

    绘理无语:“我可以走的……”

    然而并没有人在意她的意见。于是绘理就囧囧地被背着走了_(:зゝ∠)_

    到了套房内,爱酱直奔冰箱,一阵翻箱倒柜,根本没有找到冰块,她刚走到床头,想给客房部的打电话,门铃忽然响了,她以为是自家男票和助理回来了,于是转身去开门。

    门外,穿着制服的侍者,端着托盘,对她礼貌地微笑:“您好,迹部先生吩咐我,给柳小姐送冰块和跌打喷雾。”

    绘理在靠着主卧的床头而坐,也听到了门铃声,等了一会儿,见爱酱独自进来,还面带一言难尽的复杂表情,不由好奇问道:“谁呀?”

    爱酱把手中的托盘放在床头柜上:“姓迹部的,派人送来的。”

    财前光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绘理知道他要干嘛,赶紧拦他:“慢着,表哥,虽然是他叫人送的,可东西是酒店的呀……不要再给工作人员添麻烦了好吗?”

    很成功地阻止了他想将东西丢到垃圾桶。

    爱酱看看财前光,又看看绘理,敏感地问:“这是……怎么了?”

    绘理有事也不瞒她:“迹部先生,就是无迹可寻。”

    爱酱失手打翻了托盘。消化了好一会,她问绘理:“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绘理:“就……刚才。”

    于是免不了,绘理跟她从差点摔倒开始,简单地说了下整个过程,当然,简单却也很有重点滴,除了解答疑惑,她更着重地赞美了救命恩人——表哥老板先生的侠义品质。

    末了,她总结陈词:“哥,你老板真是个好人呀。”

    爱酱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吾友,你对赤司征十郎的印象挺不错的吗?”

    财前光下意识地看了爱酱一眼,对方月老病发作,他是看得明明白白的,于是他对着两位单纯的表妹冷笑了一声:“呵呵。”

    被“呵呵”了一脸的,表示莫名其妙。

    财前光说:“天真。赤司征十郎那种人,你们都惹不起,绕道吧。”

    绘理琢磨着表哥这个苦大仇深的表情,非常肯定:“看来,你惹过他啊。”

    爱酱轻咳了一声,飞了一个眼刀给绘理:“……”咱们能不能给表哥留点面子。

    绘理:“……”面子是要靠自己争取好嘛。

    财前光说:“就跟你们说一件事,你们可以自己想。当年,我入/侵《江湖》的服务器,拿到无迹可寻的注册资料,一时没忍住,我干了一事,被赤司拿到了把柄,这个把柄他至今还捏的死死的。”

    两个人同时眼睛一亮:“诶?”

    爱酱又说:“这位同志,说出你的故事。”

    财前光冷笑:“我突破了迹部集团的系统,他们当时在竞标一块地,我随手就帮了他们对家一把,我当时估计着,大概能让他们间接损失,嗯……差不多一个亿吧。”

    爱酱庆幸地说:“一个亿而已,不多不多。”

    然后,她立刻收到了来自天才的鄙视:“欧元。”

    这下,连绘理也张大了嘴巴。

    他他他说要帮她复仇什么的……不是随口安慰她的呀QAQ

    她有些愧疚地看着表哥,结果发现他的表情不太好,一个亿欧元的损失,为啥让这个了不起的黑/客表情这么丧呢?

    紧接着,她听到她哥说:“然而后面相关部门查出这块地……有问题……”

    这个神转折,让绘理和爱酱不禁笑出声,接着又听见黑客同志郁闷地说:“我想让他们再出点血,再一次干翻迹部财团的系统时……被赤司逮住了,他当时给了我两个选择,”顿了顿,又说:“跟着他,还是坐牢,让我好好想想……”

    绘理收敛起了笑容,神色凝重起来,毕竟在她不知情的时候,她差一点点,毁掉表哥的一生。

    爱酱也沉默了。

    财前光也没有再说下去,成功地黑了老板一把就够,但其实,这个人确实对他有知遇之恩。这个恩,他自己卖/身卖命报答就够了,根本不想搭上全家捧在手心里宠的宝贝妹妹。

    毕竟他的老板,可不是一般的渣。

    如果以谁更花心来论输赢,一打迹部景吾都不是赤司征十郎的对手。不客气地说,赤司征十郎和迹部景吾之间,隔着一百个忍足侑士= =

    ##

    因为发布会后,《江湖Ⅱ》直接于晚上八点零八分正式开放服务器,财前光作为项目的直接负责人,必须回公司,带领开发部的全体成员待命,随时解决出现的问题。

    于是送绘理回家的任务,就被爱酱主动承担下了。两个人像做贼一样躲着记者,偷偷摸摸钻进了黄濑凉太的车里,等对方换便装,下来接/头。

    爱酱无聊地透过深色的贴膜,望着窗外发呆,绘理则爬上了好久没上的斗色。首页有一个飘着hot小字样的帖子,主题让绘理莫名眼熟——《八一八我那撩妹不走寻常路的制杖弟弟》。

    楼主的ID叫铃儿想盯裆,绘理立刻想起,这个帖子,她上次看过的,是那个让别人怀疑她“抄袭”的楼主。对方轻松的叙事方式,很对绘理胃口,所以她下意识地戳进去,想看看这姑娘更新了没有。

    一目十行地翻过评论,终于在二百楼,看到了她的最新更新。内容是三天前更新的——

    楼主亲亲导师,来楼主的家乡出差啦,作为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乖宝宝,楼主怎么能错过任何学习机会!!一学习成千古恨,直到今天,楼主才发现自己差点错过一个惊天大八卦!!

    还是关于表弟的。

    表弟不久前,参加了个一向不屑去的商业活动,哦原因不多说,你们懂的。为了邂逅女神,他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强行跟女神邻座后,他趁着和女神相处氛围还不错的时候,再一次求□□!

    啊呸!

    求交往。

    很遗憾,他又又被拒绝了。对此,我想说——

    女神干得漂亮!

    没有烛光晚餐,没有鲜花没有蜡烛表白**,就想凭耍流氓勾走女神,少年,你的爱很不劳而获呀~

    如果他是那种被拒绝,就轻易放弃的少年的话,楼主也就没啥卦可八了。据悉,他前脚被女神拒绝,活动结束立刻好了伤疤忘了疼,要送女神回家。

    所以,真是活该被女神送了一个暴击。

    ……

    №233 ☆☆☆铃儿想盯裆于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秒留言☆☆☆

    这个故事的后续发展,讲述的是一地主家的傻儿子,被妖艳贱货女神骗钱又骗情的虐心故事。男主真的挺惨的,被虐得这么闻者伤心听者落泪,隔天还屁颠屁颠地刷卡给女神买买买。

    绘理也是深深地怜爱了男主三秒。

    评论里有不少骂女神表里表气的,就是一绿茶,哪里配得上女神。

    对此,铃儿想盯裆还统一回复了下——

    女神是真女神,脸一点也不绿茶。

    其实后面的故事,楼主是从他朋友口中拼凑来的,表弟对于后面的事,只字不提,楼主还想大家一起帮忙开脑洞,补齐全部剧情呢……

    №266 ☆☆☆铃儿想盯裆于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秒留言☆☆☆

    然后下面的评论,引起绘理的在意。

    №288今天的R君也好帅:这个贴和隔壁贴放在一起,越看越觉得,emmmmm,有趣。

    这个R君,绘理还记得她的,如果没猜错,她说的隔壁贴,无疑就是自己发的帖子。太阳底下没有什么新鲜事,绘理本来也觉得,和她和迹部先生之间,有点微妙的像,不过转念又一想,楼主可是天/朝人,楼主弟弟显然也是□□人呀,大概,这样类似的事,每天都会在生活中上演的吧>o<

    №300小可爱:我也觉得23333

    绘理刚想往下翻页,忽然被爱酱拽住胳膊,激动地摇:“老铁,老铁,别看手机了……快看窗外……”

    绘理抬眼看去。

    就见一男一女,向这边走来。男人穿着身剪裁得体的深蓝高定西装,内衬白衬衫,打着条纹领带,禁欲系精英的模样,他身边的女人,身着鹅黄的连衣裙,走起路来袅袅娜娜,戴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显然是不想被认出来。

    可……绘理还是一眼认出来。

    这个妹纸……不是雨宫希子吗?而她身边,迹部先生唇角翘着,微偏着头,眼神专注得看着她,显然心情很好。

    绘理的心蓦地沉下来,好像有一把无形的手,把心脏,死死地往深渊里拽,然后永不见天日。绘理来不及细细体会这种从未有的心情,就听身旁的好友叹道:“原来他们现实里,也在一起了啊……”

    “嗯?”绘理不解地看着她。

    爱酱说:“绘理,记得上次我跟凉太君吵起来的事吗?”

    “嗯。”毕竟她差不多有一周都在跟男神冷战。

    “凉太君在游戏里,和【希希公主】加了好友……我追杀了七年的人,他还敢加好友!!”

    绘理忽然明白过来,眼神不自觉飘向车窗外:“难道是……”

    “是。”爱酱肯定地说,想了想又解释:“雨宫希子听说凉太君玩《江湖》,主动提出加他,他……没拒绝。”

    绘理轻轻地,轻轻地笑出来。

    这个世界说大,大到有一个人曾经在她世界里进进出出,最后毫不留恋地走开,都无迹可寻。然而,说小也小。兜兜转转的,再次和伤害过她的人,重逢了呀。

    他们不疾不徐地,一步一步地,从她们的视野中路过。

    然后,停在了她们旁边。

    雨宫希子摘下帽子,头顶翘起了一撮呆毛,迹部先生伸出手,无比自然地替她理了理,动作间那种自然的亲昵,是无比熟稔的。

    绘理终于明白,心脏拉扯着,渐渐地,渐渐地沉入的深渊是什么……

    羡慕。

    嫉妒。

    还有愈来愈多地……恨。

    他们间接地,差点害死她,让她对恋爱PTSD,凭什么还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爱与被爱?一个从未有过的,中二的,恶意的念头,突然闯入绘理的脑海,挥之不去。

    假如,老天不愿意惩罚这种恶人的话,那她能不能自己,替天行道?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换名字了泥萌要删收?好桑感_(:зゝ∠)_

    感谢夏天三废小可爱的地雷

    逸人不晴小可爱,你要的十四点**B来鸟~

    粗不粗长?人家是不是很棒棒!!!

    绘理大宝贝要黑化鸟~

    接下来,会给大家撒下一大片黑糖2333

    届时欢迎品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今天的我依然不想谈恋爱第47章 套路卌七》,方便以后阅读[综]今天的我依然不想谈恋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今天的我依然不想谈恋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齐乐娱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