嬿婉及良时

第19章 落寞

类别:齐乐娱乐 作者:初云之初 书名:嬿婉及良时

    柳无书对着案上的答卷翻了一翻,笑道:“最是繁难的策问答得倒好,最简单的墨义却没答完,却是奇怪。”

    姚轩低着头,歉然道:“学生策问写的急了,不慎打翻砚台,污了试卷,所以重新誊写一份,未能完成,请先生见谅。”

    “年轻人,太过急躁了,”柳无书看他一眼,倒是没有深究:“不过这也是寻常,老夫当年念书的时候,也犯过这种错,改了便是。”

    姚轩应声道:“是。”

    “已经是十一月,会试即将开始,已经可以往尚书省疏名列到了。”

    柳无书将试卷合上,放到一边去,轻声问他:“有没有想过,下场试试看?”

    “自然是想的,”对着这位欣赏他的先生,姚轩也不遮掩,直截了当道:“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无论能否成行,学生都要试上一试。”

    “年轻人有志气是好事,”柳无书道:“口试与帖经,你自是无碍,唯有策问,最容易出现纰漏。”

    “并不是你能力差,而是世间的许多事情,没有亲自去听过看过见识过,就很难提出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

    “去年的策问之一,便是假牛马于民间,不知难倒了多少人,前人为鉴,务必要慎重再三。”

    “学生明白的,”姚轩向他施礼,道:“谢先生关切。”

    “你既叫我一声先生,我如何也要关照几句才是,”柳无书摆摆手,道:“总不好看着你碰钉子。”

    “这样吧,我会试时的笔记都还在,明日休憩,你往我家中去取便是。”

    柳无书是先帝时期的状元,先去修书,其后外放,最后做了国子监祭酒,在士林中颇有声望。

    他会试时候的笔记,价值自是难以估量。

    姚轩心知这是一份厚重人情,却也没有推拒他一番好意,躬身致礼道:“先生此恩,学生无以言谢,但请受学生一拜。”

    “好了好了,留在家里发霉,也无用,倒不如与你。”

    姚轩很勤勉,在一众同年当中出类拔萃,隐隐约约的,叫柳无书看见了自己昔年的影子,也愿意帮扶一二。

    示意他起身,柳无书正待说什么,却见主簿急匆匆的过来,失了素日里的平和,禁不住眉头微蹙。

    正待开口斥责,主簿却先一步走到近前去,在他耳边道:“大人,圣上来了,已经进了内门,马上便至。”

    这一句话说的倒是轻,却险些将柳无书从椅子上震下去,还不等收拾好面上的震惊,便听国子监内另一名主簿的声音近了。

    低低的,带着难掩的谦恭。

    圣上来的这样迅速,他也来不及准备,站起身整了整衣袍,对姚轩道:“跟在我后面,谨慎小心些,勿要东张西望。”

    主簿进来时,姚轩也在侧,虽然不曾听见他究竟同祭酒说了什么,但察言观色,也能意会一二。

    ——只怕,是有一位大人物来了。

    他低垂下眼睛,点头之后,默不作声的跟在了柳无书身后。

    今日出宫前,锦书只当圣上是想出宫看看,四下游走一番,即使是有叫自己欢喜的意愿在,怕也未必会有多仔细。

    只是圣上毕竟是圣上,既然赏脸,她哪里有不兜着的道理。

    更何况,他已经足够用心。

    只是,等他带着锦书到了国子监之后,便由不得她不动容了。

    “圣上,”锦书抬眼看他,诚挚道:“谢谢您。”

    “走吧,”圣上伸手抚了抚她面容,没接那一茬,而是道:“现下正是他们有课业的时候,人少。”

    锦书看了看自己身上衣裙,会意的一笑,跟了上去。

    国子监祭酒柳无书,她是曾听闻过的,但真的见到,却也是头一次。

    这位颇有声名的祭酒大人已过五旬,留了长须,很有些潇洒不羁之感,风采极为出众。

    锦书跟在圣上身后,只扫了一眼,目光便停住了。

    她不是在看柳无书,而是在看……跟在他身后的那个人。

    ——是阿轩。

    她大半年不曾见过的弟弟。

    姚轩跟在柳无书身后,跟随他行礼之后,便默不作声的低着头,正在细思来者是谁,却觉一道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初时,他还以为是有人不经意的看了自己一眼,等过一会儿,才觉出那道目光一直不曾离去。

    毕竟有贵客在,他不好大喇喇去看,只微微抬眼,余光看了过去。

    却不曾想,只看了一眼,他就愣住了,心中又惊又喜。

    ——姐姐怎么会在?!

    他心思机敏,一想此前姐姐送回家中的信件,再加上方才祭酒听到消息时的慌乱,以及此刻的毕恭毕敬,随即就明白过来。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天子!

    这念头在脑海中闪现过,随即就是另一个想法。

    此前,他也猜测过姐姐受到圣上青睐,却未曾想过,竟会有这样受宠。

    若说圣上只是自己想来国子监转转,大可不必带着姐姐。

    这里毕竟是太学,几乎终日不见女子,平白带人过来,也是徒生尴尬。

    只怕,圣上是为了姐姐,才特意过来的。

    心中生出这个猜测,姚轩不觉欢喜,反倒觉得有些担忧。

    因为,这并不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若是没有这一份意外,他与弟弟科举之后,便会被授官,等到姐姐出宫,无论是嫁人还是留在家中,都还有人照料。

    虽然不会有滔天富贵,却也落得平安。

    而眼下这般,看似风光无限,却是烈火烹油,一不小心,就会化为乌有。

    他便是再想帮持,在天家威仪面前,也是无能为力。

    届时,第一个受难的,只怕还是姐姐。

    短短一瞬间,姚轩心中百转千回,滋味难言。

    锦书浑然不觉,只是盯着他看,目光关切。

    圣上察觉到她难得的情绪波动,顺着她视线看过去,就见到了柳无书身后的姚轩。

    他们姐弟两个都是像生母程氏多些,眉眼之间的相似更是抹不去的。

    尤其是,他们脸颊上都生有一对梨涡,看起来就更像了。

    圣上带锦书过来,也是打着见见未来小舅子的主意,现下还未安排,便先自见了,虽然有些讶异,却也同之前设定无甚变更。

    “去吧,”他向锦书道:“朕同祭酒谈几句,你们也去外边说说贴己话。”

    圣上说话声音不高,在场的人却也都能听得分明。

    柳无书初时还有些不明就里,就见身后的姚轩施礼走了出去,心下正讶异,目光扫见圣上身边明眸皓齿的女子时,便明了几分。

    姚轩的胞姐入宫了,这他是知道的。

    之前宫中拣选宫人,别家送的都是庶女与次女,唯有姚家送的是嫡长女,明晃晃的不合规矩。

    柳无书作为国子监祭酒,知道此事之后,心中自然对姚望不满,觉得他处事不明,乱了尊卑。

    只是现在……

    人老成精,他如何看不出这女子是深受圣上宠爱的,不由在心底一哂。

    姚望……只怕是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别人家的家事,他也不好多说,略过这一茬,请圣上进了屋,落座详谈。

    锦书三月入宫,现下已经是十一月,转眼功夫,便是大半年了。

    之前在人前,见了还不觉有什么,现下只姐弟二人,她眼泪便忍不住流下来了。

    “高了,可是也瘦了,”她伸手去摸姚轩脸颊,心疼的问:“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还是说,夜里熬的久了?”

    “我叫你给姐姐争气,不是叫你拿自己的身体去折腾,你还年轻若是累出个好歹,如何对得起娘亲?”

    “我没事的,”姚轩比她小两岁,身量却要她高许多,将姐姐的手按在自己脸上,他轻轻道:“前几日,先生们考校学问,我熬了几日。”

    “再过几日便好了,”他笑着安慰锦书,却反被瞪了一眼,立即保证道:“姐姐放心,我有分寸的,以后再也不会了。”

    姐弟两个相见是好事,哭哭啼啼的未免不成样子。

    锦书笑着擦了眼泪,又低声问他:“近来好不好?功课如何?阿昭呢,是去上课了吗?还有,外祖母可还好吗?”

    “都好,都好,”她问的多,姚轩也不嫌琐碎,只是看着她,依次到:“我很好,阿昭也很好,他今日有骑射课,怕是赶不过来。”

    “外祖母身体康健,闲暇时,还能够绕着后院的花园转几圈,只是挂心姐姐。”

    他看着锦书,语气急切的道:“姐姐呢?在宫里好不好,又没有被人欺负?”

    “姐姐也很好,”锦书顿了顿,又靠近他一些,压低声音,道:“圣上他……待我很好。”

    姚轩心中对于姐姐和圣上的关系早有猜测,现下也不过是得到证实罢了。

    母亲去世的早,姐姐年纪又是最长,从小到大,他们姐弟三人若是遇上事情,都是她拿主意的。

    现下既然告知自己,显然也是有了打算。

    姚家根基太浅,自己与弟弟尚且是学生,无法帮持到姐姐什么,只消别给她添乱,那就很好。

    “姐姐心中已有计较,我便不说什么了,”他握住锦书的手,关切道:“只是宫里事多,我们鞭长莫及,无能为力,千万千万,要照顾好自己。”

    弟弟聪慧,不会多说的,锦书笑了一下,也不再提这个,反倒将话头转到了家中诸事上。

    好容易见一回,姚轩也不想叫这一次的见面太过严肃,便着意说些趣事,与自己的学堂见闻,很快便将锦书逗笑了。

    血脉的力量是难以言表,却又着实强大的。

    锦书同姚轩生的相像,笑起来时,面上梨涡显现,极是出众。

    女子娇美甜蜜如沾露桃花,男子文俊如雨后新柳,一时双璧,不过如此。

    国子监并非是用来培育死读书的呆子,更加希望能出现博学广识,脚踏实地的能臣,所以除去课业,也会给学生安排适当的体力工作。

    姚昭负责的是照料马苑,姚轩负责的则是养蜂。

    可巧,今日他才去了一回蜂巢那边,自怀中取出一只玉瓶,献宝一般的递给锦书看。

    是新出的蜂蜜。

    锦书是爱吃甜的,打开瓶塞嗅了一嗅,便觉有馥郁的甜香袭来,拿指尖蘸了一点,送入嘴中尝了一尝,微微一笑,蜜糖一般的甜腻。

    “我去收的时候还在想,姐姐最喜欢这个了,只可惜没办法送过去。”

    “倒是赶得巧了,心里一想,姐姐就来了。”姚轩笑的温柔:“不行,以后还是要多想想姐姐才是。”

    这个弟弟生性严谨,现下,居然也能同她说这样的俏皮话儿了。

    锦书盖上瓶塞,笑着斜他一眼:“才多久不见,便学的这样油嘴滑舌,时日久了,那还得了。”

    “有什么不得了的,”在她面前,姚轩像小孩子一样撒娇,道:“我只对着姐姐油嘴滑舌,别人又不知道。”

    “你呀。”锦书笑着点点他额头,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柳无书正同圣上说起明年的春闱,以及今年冬国子监学生的考察情况,自己说了一阵,圣上却不言语。

    一来二去的,便叫这位祭酒尴尬了。

    面君时,是不得直视天颜的,柳无书自然不会例外。

    可是他说了这么久,嘴都干了,也不敢喝口茶,便略微抬起头,用余光打量了一眼圣上。

    他这才发现,自己委实不必这样小心的。

    因为圣上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只是透过半开的窗,远远的望着松树下的那对男女,面色平静,不辨喜怒。

    莫名的,柳无书在圣上身上……感觉到一种落寞。

    随即,这念头又被他自头脑中赶了出去。

    怎么可能呢,圣上是至高天子,坐拥天下,但凡是他想要的,绝不会得不到,还有什么好落寞的?

    他低下头,识趣的没有开口,只静静坐在位子上,当自己不存在。

    “柳卿,”如此过了一会儿,柳无书听见圣上唤自己:“姚轩书念的好吗,可堪造就?”

    “回禀圣上,”柳无书肃然道:“姚轩勤学好问,性敏达,可为栋梁。”

    圣上对于姚轩的胞姐有多宠爱,柳无书自是不知,对于姚轩态度如何,更是难以猜度。

    在心中顾念几瞬,柳无书还是实话实说,据实回禀。

    “是吗,”圣上淡淡的应了一句,吩咐道:“进入国子监之后,历次考试的卷子,应当都有存档,去取过来,朕想看看。”

    他吩咐的是去取过来,而不是叫人取过来,字里行间的意思十分明确。

    柳无书恭谨的应声,起身施礼,快步往档案室去了。

    一时间,内室便只留有圣上与宁海总管两人。。

    圣上靠在窗边,信手将半开的窗推开,静默的望着窗外的锦书。

    她拿指尖去蘸蜂蜜,往嘴里送的样子,踮起脚为弟弟摘去落在发上松针时的样子,还有姐弟二人握着手,相谈甚欢的样子。

    原来她笑起来的时候,桃花一般明媚的眼睛会弯起,眼睫似乎都带着阳光。

    嘴唇鲜红,牙齿雪白,面颊仿佛是甜蜜蜜的雪。

    她从来没有……那样对他笑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嬿婉及良时第19章 落寞》,方便以后阅读嬿婉及良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嬿婉及良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齐乐娱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