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喜欢她

第82章 大结局啦

类别:齐乐娱乐 作者:夫兮 书名:不许喜欢她

    冯逢告别纪舒, 提着早餐回家, 穿过弯弯曲曲的绿化带小路, 走进了单元大楼。www。しwxs520。com乐文小说

    一路上他没有再回头,他感受到了纪舒在背后看他,甚至还跟着他走了一小段路。

    但那道目光,随着他进了小区大门又转了一道弯以后消失了。

    快回去,回去过你的生活。

    我听说他对你很好,那样真的很棒。

    我爸给不了你爱情,你也给不了我亲情。

    既如此,祝你余生和他,终得圆满。

    世界上那么多选择,并没有什么一定是对,一定是错,每个人过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选择,就算因为这个选择辜负了别人,也没什么不对。

    最重要的是,看你愿意为谁而活。

    如果选择为了自己过好这一生,所有选择都没错, 如果选择为了所爱之人过好这一生,那免不得就要委曲求全。

    而他选择委曲求全。

    不, 所爱之人也爱他,并没有委屈,也不必求全。

    他的这一生, 已经是很好的一生了。

    秋风又起,不必畏惧寒冷,因为他快到家,这世界上永远都会给他温暖的地方。

    他刚刚把钥匙掏出来,门就被打开。

    “逢逢,你去哪儿啦?起来都没看见你。”许湘说。

    冯逢把手里的袋子举了举,冲她微笑,“我去买早餐。”

    “噢,外面冷不冷?”许湘问,她又注意到什么,“你眼睛怎么红红的?”

    冯逢别开眼神,掩饰道:“可能外面风大,吹的,今天出门要多穿衣服,好像又降温了,有点冷。”

    “嗯,好大的风,眼睛都吹红了,摸摸头。”

    许湘伸出手,冯逢就弯腰低头,凑到她跟前。

    许湘摸了摸,笑眯眯的说:“辛苦你啦。”

    “没关系,”冯逢说,“刚刚外面吹风太久,买的早餐有点凉了,我先去热一热,把菜炒一炒,马上就开饭,你去叫爸和阿姨起床吃早饭。”

    “好。”

    许湘去敲门,冯逢进厨房。

    还好,粥没糊,只是熬久了,有点干。

    他动作迅速的把粥端下来,重新放了口锅,倒了一点水进去,把买回来的包子放上面蒸,然后又拿了炒锅开始炒菜。

    内心平静,动作迅速。

    早餐丰盛,热气腾腾。

    是家的味道,是爱的情义。

    杨慧和冯绛洗漱好坐到桌边,冯逢和许湘刚好把早餐就端上桌。

    杨慧笑着说:“真是辛苦逢逢了,一大早就起来忙活,让我们俩安心睡了个大懒觉。”

    冯逢给他们摆筷子,微笑着应:“应该的应该的,以前您做早餐,我也睡大懒觉。”

    冯绛在一旁说:“可别夸他了,到时候尾巴都翘上天了,我们都老了老了才享受到这种待遇,他还差的远呢。”

    冯逢忙应:“是是是,我还差的远呢。”

    许湘在一旁说:“不老不老,您们俩都还很年轻呢,走出去别人还以为咱们是兄弟姐妹。”

    “哎呦哎呦,不行不行,”冯绛笑呵呵的摆摆手,“湘湘这说得我都要不好意思了,咱们也要实事求是嘛。”

    杨慧也拍了拍许湘的手,“就你嘴甜。”

    窗外是乍起的寒冷秋风,窗内是其乐融融的早餐氛围。

    这个早晨或许有点什么不一样,但却又没有什么不同。

    总要往前走。

    吃早餐的时候冯逢给冯绛和杨慧说了要去提车的事情,并且邀请他俩同去。

    于是吃过早餐,冯逢和许湘一起收拾厨房,很快就收拾好了。

    四人一起出门,许湘挽着杨慧的手臂,十分亲昵。

    冯逢只好跟在一旁走,双手插兜,跟冯绛俩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车的手续已经全部办好,冯逢他们到了以后又做了一些交接,然后车钥匙就顺利的拿到手。

    “哎,走,咱们先去兜兜风,然后在外面吃顿饭庆祝一下,以后我们也是有车一族了。”冯逢说。

    冯绛背着双手哼哼,“你爸我早就是有车一族了。”

    许湘和杨慧在一旁忍不住笑,冯逢无奈,哀怨的看向冯绛,“哎呀爸,我亲爸,您能不能别拆我的台?我买个车高兴高兴炫耀一下又怎么了?”

    “行行行,让你炫耀,”冯绛把车门拉开,让杨慧先坐进去,故意又说了一句:“我倒要看看你技术怎么样。”

    “您就放心吧,总不会出事的,”冯逢坐进去,倾身把车门打开,“许许快进来。”

    “哎,好。”

    许湘刚刚坐进来关好门,冯逢就伸手帮她扣安全带。

    冯绛和杨慧都还在车上,就在后面坐着,冯逢做这样亲密的动作,许湘还有点害羞。

    她抬头看后视镜,冯绛和杨慧在后视镜里面冲她笑。

    哎呀,更害羞了,许湘把目光收回来,不再看他们了。

    “好了,”冯逢扣好安全带,抬起头一看,“你脸怎么红红的?”

    许湘:“……”

    冯绛在后面轻咳一声,“开车。”

    冯逢把引擎发动,抽空过来摸许湘的额头,“不烫啊。”

    许湘:“……”

    你怎么那么蠢。

    冯绛也很想问,他怎么那么蠢。

    还那么认真。

    还是别说他认真的样子像天桥底下贴膜的了,那真是侮辱天桥底下贴膜的。

    冯逢到底还是挂念着许湘脸红的事情,以为她是有点热,于是把车窗降下来一些,让她吹着点风。

    许湘开始觉得还好,后来就觉得实在太冷了,于是又默默把车窗升了上去。

    冯逢抽空看了眼许湘,发现她脸已经不红了,于是也就没管。

    他说兜风就兜风,这个兜风直接兜上了高速路。

    一个没忍住,兜回了枫城。

    小区停车库,几人默默坐在车里,冯绛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就那么不欢迎我和你阿姨,昨天才去,今天就给我们送回来了。”

    冯逢也好尴尬,新车上手,他也忍不住。

    出发的时候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那个……”冯逢透过后视镜看他们,“要不,我再兜回去?”

    “算了,”冯绛白他一眼,“我们脸皮还没那么厚,都把我们送回来了还巴巴的又跑回去。”

    冯逢真的好尴尬,对杨慧说:“对不起啊阿姨,绝对不是不欢迎你们,实在是新车上手,没忍住。”

    “没事没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先吃饭吧。”杨慧笑着说。

    后来几人找了家饭店吃饭,一晃悠就到了下午四点。

    许湘悄悄扯了扯冯逢的衣服,小声说:“逢逢,今晚我还要去送机,纪姨八点的飞机。”

    啊,对。

    冯逢赶紧和冯绛他们道别,却被他们强行挽留,说都回来了,干脆留下来玩一天再走。

    冯逢说许湘有个朋友要回意大利了,当初那个朋友对她很照顾,所以她必须要去送机,晚上八点的飞机,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

    冯绛和杨慧一听,倒也就同意了,毕竟当初许湘一个人在异国他乡,人家给了帮助,现在去送送机,也是应该的。

    许湘长舒一口气,还好还好,同意了,不然去不了的话,她真的会愧疚一辈子。

    时间已经不早,开车过去已经赶不及。

    许湘有点着急,冯逢不停安慰她,直接带了她去机场,正好有一趟航班飞回去。

    他们赶紧买了票飞回去,到了机场已经七点过一点。

    纪舒他们是八点的航班,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检票进去了。

    许湘好着急,刚刚下飞机就开始掏出手机打电话。

    冯逢心里也很愧疚,他不想让她这么着急的。

    而且他也担心许湘送不了纪舒。

    如果纪舒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许湘,那她一定会非常难过吧,也许会就这样带着遗憾和难过回意大利。

    许湘打了第一遍没有人接,但是也没有关机,说明纪舒他们还没有登机。

    “我先去找一下。”

    她匆匆丢下这句话就往外跑走,她想去找一找,或许纪舒还在外面等她。

    冯逢不放心她一个人在人来人往人山人海的机场里跑来跑去,于是也紧紧跟着跑。

    许湘一边往外跑一边还在打电话,她想纪舒能够快一点接电话。

    快接啊快接啊,快点告诉我你在哪里,你可千万别已经走了。

    或许是上天听见了她的祈祷,竟然在电话响最后一声的时候接通了。

    “许许。”纪舒的声音传过来。

    许湘忽然就安心了,她慢下来,四下张望,问到:“你在哪里?”

    那边安静了大概有三秒,然后纪舒的声音再度响起来,“回去吧,我看见你了,还有逢逢,我知道你们都来了,我没有什么遗憾了。”

    “你在哪里?”许湘固执的要一个答案。

    “我已经进来了,快回去吧。”纪舒说。

    “你骗人!”许湘眼泪流了下来,“你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你到底在哪里?”

    冯逢不想让她哭,于是从她手里接过来手机,“你好。”

    他说完这两个字,忽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纪舒却忽然找到话说了,她大概是哭了,声音有些哽咽,冯逢听见她说:“逢逢宝贝,妈妈对不起你,你不要原谅我。”

    冯逢捏紧了手机,问了和许湘一样的问题:“你在哪里?”

    如果仔细看,会看见他的手在微微颤抖,泄露他此刻的情绪。

    “我要走了,”纪舒说,“许许是个好姑娘,你喜欢这样的女生,妈妈很放心。我不是一个好妈妈,我对不起你,但我真心希望你会有一个很好的人生,再见。”

    “不准挂电话!”冯逢吼了一句,他四下寻找,可是人山人海,他根本看不见她在哪里,“时间不多了,出来吧,我们见一面。”

    纪舒被他一吼,竟然真的没挂电话。

    她看见冯逢在找她,面上神色带着些慌乱。

    她觉得愧疚又欣慰,她的逢逢,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哪怕是对这样狠心的她,也还保留着这么多的善良和爱。

    她开口拒绝:“不必了,我真的要走了。”

    “出来!”冯逢又吼,引来路过人们的围观。

    比安奇手臂搭在她的肩上,轻叹一口气,“出去吧。”

    纪舒摇头:“比安奇……我……”

    比安奇捏了捏她的肩,温声安慰:“我陪你一起,走吧。”

    时隔十六年,冯逢再次见到比安奇。

    这个男人,比十六年前多了些睿智与成熟,气质依然那么好,绅士有风度,一看就招女人喜欢的。

    他看了看比安奇,又看向纪舒,然后说了一句:“你终于出来了。”

    纪舒有些愧疚,低下头不敢看他,也没说话。

    许湘飞快地上前抱了抱纪舒,哭着说:“我以为你真的走了,我就要来不及了,还好你没走,还好你等我了。”

    纪舒轻抚她的后背安慰她:“别哭啊许许,以后来意大利玩,可以来找我,我们还会再见的。”

    “不一样的!不一样……”

    “好了好了,别哭,我们该走了,不然来不及。”纪舒说。

    许湘恋恋不舍的松开她,抹了抹眼泪,又对比安奇告别:“对不起教授,欢迎再次来中国。”

    比安奇笑了笑,“好。”

    “那你们路上小心,到了以后给我打电话。”许湘说。

    “好,”纪舒说,“快回去吧,你们……以后好好过日子吧。”

    其实她是想说:你们以后如果有空,一定要来意大利玩。

    后来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何必临走之前还要把他为难。

    冯逢从他们出现后说了那句话就再也没说了,只在一旁静静的配许湘。

    机场广播已经在催纪舒他们那个航班的旅客登机了,纵然有再多不舍,也要离开。

    纪舒一步一回头,比安奇都没有多加阻拦,反而体贴的帮她拿东西。

    最终他们进去了,然后完全消失不见。

    这个机场没有他们了,只剩下冯逢和许湘两个人。

    许湘觉得好难过,直接抱着冯逢开始哭了起来。

    冯逢何尝又不难过,只是有些事情,开不了口,也不想开口。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做了选择,结局就已经定了。

    纪舒做了那样的选择,后果不应该由他一个人承担。

    她要走,他不会挽留。

    她要留,他也不会赶她走。

    冯逢拥着许湘往外走,深秋的夜晚真的好冷,从头冷到脚。

    他把外套掀开,将许湘拥到怀里,把自己的体温分给她。

    纪舒的航班已经起飞,他们在机场外面看见飞机升上天空,然后渐行渐远,变成了一个小点,最后慢慢消失不见。

    她来了,她又走了。

    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再像十六年前一样挽留和祈求。

    他长大了,而她已经开始老去。

    岁月推着人往前走,谁也别想回头。

    *

    第二天周日吃过早饭冯逢又带着许湘回了枫城,毕竟新买的车还丢在那儿,要去开回来。

    嘿,这算什么事儿。

    他们一早给杨慧和冯绛打了电话,所以杨慧他们一早就开始准备午饭。

    冯逢和许湘到的时候正是中午,刚刚打开家门就听见厨房里面传来热闹的声音。

    “哎快快快,把这个先端出去,不是那个,是这个,对对对,等下还有,记得进来端。”

    是杨慧的声音,她的话音刚落,应该是又倒了菜进锅,发出欻的一声响。

    紧接着就看见冯绛端着两盘菜出来,他看见冯逢和许湘站在门口赶紧叫他们进来,“快快快,进来啊,洗洗手就可以吃饭了。”

    “好的呦。”许湘笑眯眯的应了一声,然后推着冯逢去洗手,“走吧走吧,我们去洗手吧。”

    冯逢懒洋洋的,就不自己走,非要许湘推他他才走。

    于是许湘双手用力推他的背,把他往洗手间推着走。

    冯绛都又端了两盘菜出来了,看看冯逢居然还在客厅,还让许湘推着才肯走,当即把盘子放下就是一个五米冲刺,跳起来就是一个扣篮,一巴掌扣到了冯逢的背上。

    “懒洋洋的像什么样子!”冯绛说。

    其实他力气也没用很大,就开玩笑那种。

    冯逢却一下坐到了地上,很受伤的样子,“你、你、你谋杀亲子……”

    他白眼一翻,往后一仰,躺到了地上。

    冯绛:“……”

    什么时候他也变成了演技派。

    许湘却担心的不得了,马上就蹲下去看他,着急的拍拍他的脸,“逢逢!逢逢!”

    冯逢演戏演技倒很好,许湘这么叫他他也没动。

    许湘着急的去看冯绛,眼神有点哀怨。

    冯绛看不得她那么委屈的眼神,于是也蹲下去看冯逢。

    他自己的力气他自己知道,根本就不可能出什么事,冯逢演技那么夸张,一看就是假的。

    偏偏许湘那么委屈可怜的看着他,他又没有办法,只好负责把冯逢叫醒。

    “哎,喂,冯逢,醒醒,”冯绛拍了拍冯逢的脸,“别装了。”

    冯逢就趁这个时候一把抓住冯绛的手腕,一个翻身,竟然把冯绛压到了地上。

    “我都25岁了你还打我,”冯逢说,“有你这样当老爸的吗?”

    冯绛淡定的看了他一眼,“我都四十几快五十的人了你还敢压着我,有你这样当儿子的吗?”

    许湘:“……”

    果然是她太认真。

    她看了看地上的两个人,默默站了起来,默默洗了手,默默去了厨房帮忙。

    冯绛往后看了一眼,悠悠的说:“你媳妇儿走了。”

    冯逢忽然有些泄气,“她说我们还没结婚,不让我叫媳妇儿。”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冯绛说,“我在你房里看到套了。”

    冯逢:“……”

    大意了。

    该不会要揍他吧?

    冯绛又说:“不止一盒。”

    冯逢:“……”

    那天一不小心买多了。

    冯绛笑了一下,很坏的说:“还有一盒拆开了。”

    冯逢:“……”

    用过了当然会拆开。

    冯绛还说:“我拿了一盒。”

    冯逢:“!!!”

    他震惊的看向冯绛,几乎是下意识就脱口而出:“你还能用啊?”

    说完就后悔了。

    这样说自己老爸,不是找死是什么?

    果然,冯绛脸色一下就黑了,趁冯逢来不及反应一个翻身将他反压在了身下。

    “臭小子!居然敢怀疑你爸的能力!要不是你杨阿姨不能生育,你现在弟弟妹妹都一堆了!”冯绛压低声音说。

    冯逢……再一次震惊了。

    他一直以为,他爸是很正经的人,结果没想到,这么流氓。

    冯绛看到冯逢的神色,得意的笑了,“你爸,终究是你爸。”

    说完这句话,他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走了。

    冯逢:“……”

    这不是他爸。

    他爸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只能说,杨慧□□有方。

    木头也能变流氓。

    这顿午饭吃的很愉快,席间东拉西扯,倒也聊了好多趣事。

    只是冯逢和许湘很有默契的没有提纪舒的事情。

    没有必要,没有必要徒增烦恼。

    也许冯绛都快要忘了她了。

    而且冯绛和杨慧现在相处的很好,就不要打扰了。

    午饭过后他们陪冯绛和杨慧休息了一会儿,然后便驱车返程。

    他们出发的时候已经快三点,冯逢开车回去大概需要五六个小时,到达那边估计已经九点左右。

    杨慧怕他们在路上饿了,于是给他们往车上塞了一大堆吃的。

    许湘一路上和冯逢说着话,时间倒也过得快。

    中途他们停下车在服务站休息,许湘去上厕所顺便洗手,回到车上的时候冯逢已经坐在里面了。

    “饿不饿?”冯逢问,“还有三个小时才到,要不你先吃点儿东西吧。”

    “不,还不饿,”许湘说,“你要吃吗?我帮你弄。”

    “那你帮我弄吧,我想吃……鸡爪。”冯逢在口袋里面看了一眼,挑了鸡爪。

    “好。”

    许湘从里面拿出一次性塑料手套戴好,打开鸡爪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在手里,递到他嘴边。

    冯逢张口想叼走,许湘没松开,“你就这样吃,我帮你拿着。”

    冯逢果然就这样就着她的手吃,许湘从前面抽了张纸拿在手上放到他嘴边,“骨头吐这里面。”

    冯逢觉得挺不好意思,有点害羞,“你不用对我这么照顾吧,感觉我像个小孩子。”

    许湘笑眯眯的看他:“你不就是我儿子吗。”

    冯逢:“……”

    当他妈还当上瘾了啊。

    那就让她过过瘾。

    “妈妈,要喝水。”冯逢说。

    “好。”

    杨慧这人特别适合当母亲,竟然给他们准备了哇哈哈。

    许湘从里面拿出一瓶,插好吸管举到冯逢跟前,“儿子,快喝。”

    冯逢喝几口,又说:“妈妈,要吃糖糖。”

    “好,先擦擦嘴啊。”许湘抽了一张纸给他擦嘴,又从袋子里找到一颗话梅糖,她拆开包装塞进冯逢嘴里,“甜吗?”

    冯逢舌尖抵了抵那块儿糖,勾起嘴角笑,“甜。”

    许湘满意了,开始给自己找吃的。

    “许许。”冯逢突然叫了一声。

    “嗯?”许湘抬起头。

    “一起尝尝。”冯逢按住她后脑勺吻下去。

    他撬开她的嘴唇,将那颗糖渡了过去。

    许湘并不抗拒,感受到一丝酸酸甜甜的美妙滋味。

    “小姑娘,”冯逢轻轻咬她下嘴唇,“别当我妈妈,当我老婆。”

    *

    回到家里果然已经九点,这一路还好,也没怎么堵车,不然估计还要更晚。

    已经太晚,路上又吃了许多东西,倒也不太饿。

    冯逢让许湘去洗澡,他来煮面。

    许湘也觉得不太舒服,于是便没有和他争,乖乖去洗澡了。

    冯逢手上动作很快,没多久就煮好了面。

    清水煮面,窝一个鸡蛋,烫几颗小青菜,切几片之前做的卤牛肉,化一小块儿熟猪油,再放一点调料。

    秋日较凉,而室内却很暖和。

    青菜面散发出阵阵清香,又冒出腾腾的热气,颜色搭配也很好看,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冯逢刚刚将面端上桌,许湘就已经洗完澡出来了。

    她没有洗头,就简单的洗了个澡,所以比较快。

    “好香啊!”

    许湘非常捧场,直接拉开凳子坐了下来。

    她拿起筷子拌了拌面,挑起一筷子吃了一口,夸赞到:“好吃。”

    冯逢用手背轻轻推了推她的脸,笑道:“没出息。”

    “嘿嘿。”

    第二天许湘照常去上班,没多久就被卫宁叫到了办公室。

    “周六天为什么没去送机?”卫宁问,“本来我说给你打个电话问问,结果纪姐不让,你们闹矛盾了?”

    “没有没有!”许湘赶紧解释,“昨天一不小心回了趟枫城,所以赶回来就比较迟,当时我们是直接去机场的,他们已经快登机了,所以就没和你遇上。”

    “你们?”卫宁皱了皱眉,“还有谁?”

    “我……男朋友。”

    卫宁点点头:“我知道了,去工作吧。”

    “好。”许湘又退了出去。

    奇怪,他怎么好像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难道是觉得自己重色轻友了?

    管他的,反正又不扣工资。

    冯逢觉得不能再等了。

    他已经很想很想,很想和许湘做夫妻了。

    于是他打算求婚。

    队里有两位队员是已经结了婚的,于是冯逢这天特意向他们请教了一下。

    俩人都说,鲜花美酒,加钻石和蜡烛,再整深情点儿浪漫点儿就成。

    “保管她当时就感动了,绝对不会拒绝你。”

    “等她答应了,你再一伸手一搭肩,往回那么一搂,再亲上去,齐活了。”

    俩人如是说。

    但还是不行。

    冯逢觉得这样太简单粗暴了,而且略显俗气。

    他仙女一样的许许,要特别一点,至少再让她以后回忆起他求婚的时候,会露出甜美的笑容。

    不过不管如何,戒指还是要先买的。

    “我给你讲啊,这买戒指也有一定的讲究,每个女人都喜欢独一无二,所以现在有些戒指就打着什么一个男人这一生只能凭借身份证购买一枚戒指的噱头来突显特别,所以你买的时候就照着这几个牌子挑,知名度高又显得特别,保管你马到功成。”

    其中一位队友如是说。

    那就挑吧。

    于是下午冯逢提前结束了训练。

    他决定好了要做一件事,就绝对不会拖拖拉拉的,一定要马上去做。

    特别是这件事,不快一点,他就不放心,心里就难受得很。

    那位队友给他说了几个牌子,并且给他介绍了地方,所以他从训练馆出来就直接开车过去。

    但是……

    选戒指什么的,对一个直男来说,还真是有点麻烦。

    他看着那些戒指,闪着夺目的光彩,大小虽然有些不同,但样式却又好像差不多。

    真不知道哪个好看,也不知道她会喜欢哪个。

    冯逢皱了皱眉,刚要为难的开口,导购小姐就已经甜美的笑了起来,然后她温柔问到:“先生是要挑选结婚戒指吗?”

    “我想用来求婚。”冯逢说。

    “噢,那倒也差不多,”导购小姐笑了笑,从柜台里面拿了几款戒指出来给冯逢看,“您看这几款怎么样?”

    怎么样?

    冯逢心想,我看着都一样。

    但他没有这么说,而是非常矜持的问:“你懂得比较多,麻烦你给个参考意见。”

    “好的。”

    导购小姐开始给冯逢介绍起来,头头是道,滔滔不绝,天花乱坠。

    冯逢听得头疼。

    最后导购小姐介绍完了,又补上一句:“我们这个戒指一位男士这一生只能凭借身份证购买一枚戒指噢,请您想好。”

    我当然想好了,要不是因为你们如此特别,我还不会来呢。

    冯逢心里默默吐槽了一通,最后艰难的选了一款自己比较喜欢的戒指买了。

    没别的,钻石够大,够闪,看着就特别贵气大气上档次。

    冯逢买好戒指,心满意足美滋滋,又开车回家。

    今天还是要先回家,慢慢想想到底该怎么做,总不能就这么仓促的结婚了。

    那也太随便了。

    又不是买白菜。

    他回到家将戒指藏好,然后又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新建了一个聊天组,把罗宾他们三个都拉了进来。

    想了想,把卜状也一起拉了进来。

    再怎么说,卜状也是结婚非常迅速的人,向他请教请教,应该不会太错。

    他把几人拉进来以后,发了两个字:求救。

    罗宾:???没零花钱了?对不起,哥也没有。

    宋光:不能吧,我许许那么温柔,应该不至于零花钱都不给你吧,百八十块总该有,别问我借啊,我们家的钱全部都在糯糯那里。

    章程:对不起,哥也无能为力,彻底成为了耙耳朵。

    卜状:滚滚滚,一群没出息的,看看你们没出息那样儿!缺钱了是不?问状爷要啊,一百万够不够?

    冯逢OS:一群神经病……

    但是求人帮忙,态度一定要好,所以冯逢非常客气的说:不是这个,是这样,我打算求婚。

    群内突然安静了,半天没人发消息。

    冯逢:人呢?

    罗宾:真的假的?

    宋光:操。

    章程:什么时候?

    卜状:那一百万估计还不够。

    冯逢:……

    怎么大家就不能正经一点,就不能学学他,认真一点吗?

    忍一忍。

    冯逢又发消息:是这样,我打算给他个惊喜,所以拜托几位哥千万别给兄弟媳妇儿透露半点儿风声。

    罗宾:没问题。

    宋光:那当然。

    章程:必须的。

    卜状:我是南墙,我就是他媳妇儿。

    冯逢:……

    真的假的?

    不管怎样,先讨好再说。

    冯逢:嫂子好,拜托一定要帮忙保密。[可爱]

    卜状:没问题。[斜眼笑]

    冯逢放心了,又说:把几位拉进来,就是想问问,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的创意?我想这个求婚能够特别一点,给她留下非常美好的回忆。

    群里又安静了,半天没人喘气。

    冯逢:……人呢?

    罗宾:是这样啊,我也打算求婚来着,所以这创意我得留着。

    宋光:巧了么这不是,我也这样打算的。

    章程:要不说咱们几个是兄弟呢,我也这样想的。

    冯逢:……

    真是要你们有何用。

    但是南墙还没说话,冯逢想着她好歹也是女生,可能比较懂一些,所以抱了一点希望,期待的问:嫂子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卜状:唔……我没求过婚呢,也没被求婚过,我和大状是相亲结婚的。

    冯逢:……

    真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群里又安静了,冯逢好绝望,想把群给解散了。

    正打算这么做,南墙又发消息了。

    卜状:但我倒是有个不错的爱迪尔,你要不要听?

    冯逢还没回答,其他三人已经:

    罗宾:要听要听!

    宋光:快讲快讲!

    章程:多谢多谢!

    冯逢:……滚蛋。

    卜状:哈哈,骗你们的啦,我没有,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罗宾:……

    宋光:……

    章程:……

    冯逢:……

    卜状:你们玩吧,我去喝口水。

    然后冯逢就收到了来自要去喝水的南墙的私聊消息:我真的有不错的爱迪尔,但在群里他们要捣乱,所以和你私聊好了。

    冯逢激动啊,马上回消息:嫂子你可真是仙女!

    卜状:唔……仙女这个称呼,在古代好像是□□的意思。

    冯逢:……对不起,我错了嫂子,您就是这世界上第二可爱的女孩子。

    卜状:……

    冯逢:没办法,我们家许许是第一可爱的。[可爱]

    卜状:……好了,今天吃饱饭了,不想吃狗粮。

    然后南墙就非常良心的帮冯逢策划了一场不那么俗气的求婚,冯逢感激涕零。

    “但有个条件。”南墙说。

    冯逢非常恭敬:“您说。”

    卜状:我们家豆豆以后给你家闺女当哥哥吧。

    冯逢:没问题。

    卜状:像你这种哥哥也没问题吗?[斜眼笑]

    他这种样子?

    冯逢想了想,明白了,回她:如果我们家闺女愿意,我没问题。

    卜状:哈哈哈,你们家闺女我们要定了。

    冯逢:……

    不管怎样,反正他们家闺女的妈都还没搞定呢,怕什么。

    冯逢终于知道了该怎么求婚,美滋滋的准白收手机去做晚饭。

    正巧这时许湘下班回家,她看见冯逢今天居然没在厨房呆着而是在客厅沙发上坐着,觉得有些奇怪,忍不住问:“晚饭做好了吗?”

    “还没有,”冯逢起身对她笑,把许湘笑的莫名其妙,他心里好高兴,冲过去在许湘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把她抱起来转了一圈,“乖宝贝,我去做饭啦。”

    许湘:“……”

    怎么今天奇奇怪怪的。

    男人心海底针,一点都看不透。

    她也没有太纠结,自顾自的去放了包洗手换衣服。

    冯逢心里想事情,没心情做太复杂的晚餐,于是就随便做了点儿面条。

    他心里有点愧疚,结果许湘倒是吃得很欢快,他倒也就不那么介意了。

    所以说,他这媳妇儿多好,一点不挑食,特别好伺候,还不赶紧娶回家,难道要让别人抢走吗?

    南墙给冯逢说的计划是:

    据她所知,许湘和她一样,也是一个非常喜欢文艺格调的女生,所以那种鲜花蜡烛烛光晚餐什么的,外加一群人围观,确实太俗气。

    一般来说,像她们这种女生,国内的话最喜欢去古镇,喜欢那种岁月洗礼过后的历史文化。

    所以冯逢可以趁这个周末带她去古镇玩一玩,趁她内心柔软想要找个人地老天荒的时候,就可以开始求婚了。

    求婚排场不必太大,最好水到渠成那种,一定要很自然,如果能得到游客的祝福也是很好的,当然没有也没关系。

    这个对冯逢来说还是很简单的。

    南墙还十分贴心的给他推荐了地点,并且给了他一分旅游攻略,还介绍了一家客栈给他,所以他要做的基本上就很少。

    他先在网上订好了机票,又订好了客栈,按照攻略准备好了东西,然后就静静等待周末的到来。

    终于熬到周四晚上,冯逢把要去古镇玩的事情给许湘说了,许湘都来不及惊讶就开始欢天喜地的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冯逢心里特别高兴,心想南墙果然没骗他,许湘真的很喜欢。

    周五许湘出门上班的时候冯逢就给她说了下午去接她到时候他们直接去机场,许湘答应了,一天都不在状态。

    她就是觉得好神奇啊,冯逢怎么知道她很喜欢那个古镇的?

    她一直都想去,又怕冯逢觉得无聊,所以一直都没有提出来过,没想到他居然会主动提出来!

    而且还打点好了一切!

    他怎么会那么好啊,都有点想马上嫁给他了。

    终于熬到下午五点,许湘也不想加班了,急忙就打卡下班,被卫宁抓包。

    “跑那么快干嘛去?”

    许湘没回头,冲他挥挥手:“去旅游!”

    她从楼上下来,冯逢就在楼下等她。

    他已经招了一辆车,等她下来以后俩人就直接上车去机场。

    到机场以后迅速换登机牌安检登机,直到飞机起飞以后许湘都还有点没回过神。

    “我们真的是要去那个古镇吗?”许湘偏头问冯逢。

    “嗯。”

    “为什么啊?”

    冯逢冲她笑:“把你带过去卖掉。”

    卖给冯逢做媳妇儿。

    许湘撇撇嘴,“不想理你了。”

    “好,不理就不理,睡会儿觉吧。”冯逢说。

    “不睡,有点激动,睡不着。”

    冯逢揉揉她的头发,“瞧你这点儿出息。”

    *

    古镇不在城区,所以下了飞机以后还要转车。

    已经晚上九点了,没有班车过去,冯逢特别壕气的打了辆车过去,直接到那家客栈入住。

    南墙推荐的客栈果然没错,古色古香,装潢雅致,空气中还漂浮着一点淡雅的香气。

    他们在飞机上吃过飞机餐,所以就没有再要晚餐,直接到了订好的房间入住。

    是一间非常古色古香的屋子,就连床都是电视剧里古代睡的那种床。

    室内摆了一张圆桌,四张凳子,还有一架梳妆台,上面还有一面铜镜。

    除此之外,还有一面古味的屏风,后面放了一个硕大的浴桶。

    窗户是木头做的,上面糊了窗纸,居然没有用玻璃。

    这些都是冯逢在网上看过的,当时觉得很不错,许湘一定会喜欢,所以就订了这一间。

    许湘当然很喜欢,一进屋包都没有放下就东看西看东摸西摸。

    “哇,这间屋子屋子好漂亮!”许湘赞叹。

    冯逢微笑:“你喜欢就好。”

    “喜欢喜欢!我当然很喜欢!”许湘开心的说。

    冯逢让她去开心,让她去好奇,他负责收拾带来的行李。

    许湘到窗户边去推窗户,一打开迎面就吹过来一阵凉凉的夜风,又带着些桂花的香气,清清浅浅的,很好闻。

    有流水的声音传来,原来是临江的房间。

    她更开心了,以前就特别想要住在这样的房间里,现在终于如愿了。

    这家客栈是一个口字形,不对,也不能这样说。因为它的两边比中间短一些。

    中间有处院子,里面还有一方小小的池塘,养着睡莲和金鱼。

    院子里还种了几棵桂花树,现在正是开花的季节,夜风一吹,暗香浮动。

    回廊外面还摆了几张藤椅,平常可以在那里吹风喝茶赏花看鱼,别样悠闲。

    许湘真是爱极了这里。

    冯逢刚刚把东西整理好,房间里电话响了。

    他找了一阵才发现电话藏在一盆花后面,他走过去接听,原来是前台的姑娘打电话询问他们是否马上需要洗澡水。

    冯逢说了是,那边便让他稍等一下,他们马上就拿过来。

    果然是马上,很快就有敲门声响起来,冯逢走过去将门打开。外面站了几位汉子,脚边放着水桶。

    “您好,我们是来送水的。”

    冯逢把他们让进来,道了句:“多谢。”

    “不客气,有事打电话。”

    汉子们将水倒好便先行离开,冯逢走过去将门关好,并且落了锁。

    “快洗澡了,等下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出去玩。”冯逢说。

    “好啦好啦,我已经在收拾衣服啦。”许湘冲他调皮的笑。

    一夜无梦。

    第二日清晨,冯逢很早醒来,窗外天已经亮了。

    这里的清晨安静的很,只能听见很小的流水声。

    冯逢掀开被子下床,穿好衣服,给前台打电话让送水。

    不多时热水便送了上来,冯逢在门外接过,等送水的人走了才进屋。

    他把水盆在洗漱架子上放好,又把暖瓶放到一旁,然后才去叫许湘起床。

    洗漱过后下楼去吃早餐,客栈提供早餐,是江南水乡人家早上惯常吃的清粥小菜,口味清淡,却又透着一股原生的清甜。

    总的来说,味道还算不错。

    吃过早餐俩人便出去闲逛。

    他们出门很早,通常这个时候大家还在睡懒觉或者吃早餐,所以街道上人很少。

    沿街廊檐低垂,青砖黛瓦,地上青石板缝隙中的青苔散发着点点湿意。

    是一个非常具有诗意的秋天早晨。

    街上开着许多家早点铺子,小小的蒸屉里面摆放着白白胖胖的糕点,热气腾腾,让人看着就心里欢喜,食指大动。

    许湘抱着冯逢的手臂轻轻摇晃,撒娇着说:“买块桂花糕吧,好不好?”

    “饿了?”冯逢笑,“不饿也没关系。”

    冯逢抬脚往早点铺子走去,微笑着对老板娘说:“一块桂花糕,谢谢。”

    “好的。”

    老板娘手上动作十分利落,很快就用一张食物油纸包好一块桂花糕递给冯逢,还体贴的说:“小心烫。”

    “好。”

    冯逢将桂花糕拿在手里,并没有给许湘。

    许湘在一旁好馋,直直地盯着冯逢手里的桂花糕,舔了舔嘴唇,祈求到:“给我尝尝吧,就一口,好不好?”

    冯逢故意逗她:“叫老公就给你。”

    许湘犹豫了,在美食和理智中挣扎,最后食欲战胜了理智,乖乖叫了一声:“老公。”

    冯逢被这一声老公叫的是浑身舒爽,嘴角翘的高高的。

    “快给我呀!”许湘着急的说。

    “等一下,有点烫,”冯逢笑着看她,有点坏,“所以刚刚才没给你。”

    许湘:“……你这个骗子!”

    “好了好了,乖乖不生气,”冯逢握着桂花糕递到她嘴边,“给你吃一口,小口一点,里面烫。”

    雪白的糕点上面点缀着些金黄的桂花,光是看着都够美了。

    许湘小小的咬了一口,糯米的香甜,蓬松柔软的口感,一点桂花的香气,天冷的时候吃起来格外舒服。

    “好吃!”许湘抓着他的手送到他的嘴边,“你也尝尝。”

    冯逢听她的咬了一口,刚好把她刚刚咬过的地方吃掉。

    许湘看着有些脸红,悄悄别开了眼神。

    “的确很好吃。”冯逢一语双关,嘴角带着不明所以的笑。

    真是太流氓了。

    许湘不和他纠缠这个话题,倒是在桂花糕不那么烫的时候接过来吃掉了。

    他们沿街逛了一阵,街边的铺子就都陆陆续续开张了。

    他们一家一家逛,最后不知不觉六买了好些东西。

    丝绸、双面绣、红木雕件、澄泥砚等等。

    大部分都是拿回家送礼的,比如澄泥砚,就是用来送给卜状的,谁能想到那样骚气满满的卜状,竟然喜欢软笔书法。

    红木雕件是用来送给南墙的,她有一家手工店,这个可以买回去放架子上面做装饰。

    其他又买了好些小玩意儿,都是拿回去给亲人朋友送礼的,反正礼物不在贵重,在于情意。

    中午的时候他们逛累了,就在河边找了家铺子吃午饭。

    菜单拿上来,许湘选了两样菜,冯逢又加了两样,顺便还叫了个汤,俩人吃得心满意足。

    冯逢一直随身带着那枚戒指,随时准备求婚。

    只是好像还没有特别合适的时间和地点,需要再观望观望。

    下午他们去戏社看了一场戏,书生和小姐的戏文,悲剧结尾,许湘心情都受到了影响。

    冯逢特别后悔带她来看戏,本来上午心情都还好好的,看场戏就心情不好了,有点亏。

    还好晚饭过后有场篝火晚会,冯逢带着许湘一起去了,和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人围着火堆说笑玩闹,心情倒又好了回来。

    篝火晚会他们没有全程参与,大概玩了半场就离开了。

    这个时候沿河的铺子都挂上了红灯笼,红红的灯光映在河面上倒有些安静宁和的感觉。

    许湘说这个时候适合坐乌篷船,于是冯逢就去找船夫。

    找到一位船夫,答应载着他们沿河游荡半个小时。

    许湘欢欢喜喜的和冯逢上了船,在船头盘腿坐下。

    “开船喽。”

    船夫吆喝了一声,乌篷船就开始在河面上缓慢移动。

    沿岸是青砖黛瓦的房屋,廊檐低垂,大红灯笼悬挂,还有行人走动。

    街上此时正热闹着,夜生活还未到结束的时候。

    船桨划动,水声潺潺,水波一层一层晕开,打破月亮在水面的投影。

    河面上是天空、沿岸房屋以及乌篷船的倒影,就像整个世界都被颠倒。

    苏打绿有首歌的歌词里写:“就算大雨让整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

    现在就差不多了吧,没有大雨,但是河水让整个世界颠倒了。

    她想要就这样,直到天荒地老。

    冯逢望着河面,忽然出声:“许许。”

    许湘也看着河面,轻声应:“我在。”

    “就算河水让整个世界颠倒,”冯逢看向她,“我也会留给你我的怀抱。”

    许湘靠近他怀里,笑着说:“好啊。”

    冯逢偷偷摸摸掏出戒指,握在手心,忐忑的问:“那你嫁给我好吗?”

    许湘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长长呼出一口气,带着轻松的笑意,“好啊。”

    “那你把手给我。”

    许湘把手伸出去,冯逢就捉着她的无名指给她戴上。

    其实手有点抖,但是戴好以后,如释重负,如愿以偿。

    他把她搂进怀里,抱紧了,“我爱你。”

    许湘轻声回应:“我也是。”

    今夜无雨,有风有月,还有漫天繁星。

    许湘躺到冯逢大腿上看天空,半晌问他一句话:“逢逢,醉后不知天在水,下一句是什么?”

    冯逢轻轻挠她下巴,“满船清梦压星河。”

    “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好。”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结局了,以后没有我八点的晚安,也希望你能快乐圆满。

    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与支持,今晚留言前三,发100晋江币红包,后面47个,发20晋江币红包。

    订阅截图私信我,上过山车。

    谢谢你们,爱你们呦,希望新文开始的时候,还能再见到可爱的你们。

    到时候两篇新文都会一起开,开文以后连续十天都会发红包的呀,大家现在可以先收藏,开更就会有提醒的呦。

    我还有微博和微信公众号,名字都是尔乙乙,微信每天都会给你说晚安,欢迎来找我玩呀~

    211在此跪谢大家。

    ――【新文广告区】――

    《别动我奶瓶》:就是状爷和南墙的故事,婚恋文。

    文案:

    卜状第一次见到南墙,她一身无袖棉麻长裙,套了件薄款针织开衫,好文艺,看着就乖乖巧巧清心寡欲。

    南墙第一次见到卜状,他一身薄款黑色皮夹克,脚下踩着双高帮的彪悍皮鞋,看着就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结果见面没几次的人,因缘际会,机缘巧合之下,结婚了。

    乖乖巧巧清心寡欲的南墙,发现那个飞扬跋扈的卜状,喝水的杯子居然是小娃娃喝奶用的小奶瓶。

    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卜状,发现那个乖乖巧巧的南墙,锁骨边香肩下,纹了朵娇艳欲滴的蔷薇花。

    啧,幼稚鬼。

    呀,小妖精。

    *

    【婚后小剧场】

    某天,卜状发现他的奶瓶不见了,勃然大怒:“谁!谁他妈动了老子的奶瓶!”

    南墙抱着一堆刚洗好的衣服出现在门边,不好意思的说:“啊,那个……我以为没人要,就丢了。”

    卜状愤怒的盯着她看了好半晌,最后软下脾气,弱弱的说:“那你赔我一个。”

    ――

    《捡了个姑娘》:就是云逸哥哥的故事啦。

    ――

    新文再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不许喜欢她第82章 大结局啦》,方便以后阅读不许喜欢她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不许喜欢她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齐乐娱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