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案卷集

第700章 【黑风城再会!】

类别:齐乐娱乐 作者:耳雅 书名:龙图案卷集

    翠湖边,人比往日少了很多。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χs520。 首发

    自从上次湖边出现了大量的死鱼之后,到湖边来乘凉的人也少了。

    白木天站在那棵垂柳下,欣赏着湖面的风光。

    他正看着,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望……

    他身后不远处,白玉堂走了过来。

    白木天笑了笑,也不显得惊讶,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之内。

    “你知道什么最让我意外么?”白木天没等白玉堂开口,就先说。

    白玉堂没回话,也走到了湖边,跟他隔了两三步的距离,站在树下。

    “最让我吃惊的是,你们竟然抓住了扁盛,还解除了他的摄魂术。”白木天也没在意白玉堂是不是理他,接着说,“而且还是在没有殷候、天尊他们帮忙的情况下,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白玉堂背手拿着那个锦盒,望着空空荡荡的湖面——原本这里曾经画舫穿梭,虽然过几天应该很快就会恢复,但现在看起来还是有些冷清。

    白木天看了一眼望着湖面出神的白玉堂,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变了很多?”

    白玉堂终于是转过脸,看了他一眼。

    白木天笑了笑,“其实你一直没变过……就好像所有亲戚都觉得过节时大声喧哗会吵到你似的,事实上,你是喜欢看他们热热闹闹过节的,只是不说不参与而已。

    白玉堂依然没说话。

    “你喜欢看到别人开心,无论那个人你认不认识……”白木天淡淡地说,“这就是我跟你之间,最大的不同。”

    “是你和大多数人之间的不同吧。”白玉堂终于是开了口。

    “你真的觉得大多数人都发自内心想看到别人开心快乐么?”白木天反问。

    白玉堂点头,“对啊。”

    “呵呵。”白木天笑了,“天尊教你的么?你去问问他信么?”

    “是他教我的没错。”白玉堂回答,“无论他信不信,他这么教我,我就信。”

    “哈哈哈……”白木天点着头笑了,似乎是表示理解,“所以我从小就知道,永远不会与你为伍,我连想都没想过,有一天,你会认同我做的事情,所以我尽量在你们面前做一个好人。”

    白玉堂听得出白木天说那个“好”字的时候,加重了语调,还带着点讽刺的意味。

    “你们白家其实就是普通人家,只是父辈经商头脑好一些,特别的是你娘家的血统和你认了个特别的师父。”白木天叹了口气,“我对你们白家人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实在是太普通的人家了,简直无从下手。”

    白玉堂看他,语气平淡地问,“你想怎么下手?”

    白木天笑着摆了摆手,“唉,我不会害他们的,要害我早动手了,这天底下大多数的人其实都很普通,这些人跟我没关系。”

    白玉堂似乎觉得他的话可笑,“高河寨死了很多徒弟,那些也是普通人。”

    “这种叫必要的牺牲。”白木天叹气,“狼要活下来就要吃掉羊,它们吃羊只是随便挑一只,而不会特定地去挑哪一只,明白这个道理么?羊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供养狼的!狼群要生存,就要有其他的族群做出必要的牺牲。”

    白玉堂幽幽地看了他一眼,低声说,“狼可以吃羊没问题,但狼不可以吃人。”

    白木天看着白玉堂的这个眼神,微微地笑了起来,“你想杀我?”

    白玉堂点头。

    “可你不能杀我。”白木天一摊手,“你叔叔婶婶会伤心。”

    白玉堂摇头,“我觉得你死了他们不会伤心,起码不用再对那些被你害死的人感到愧疚。”

    白木天耸了耸肩,似乎是想了想,点头,“嗯……也有这个可能,反正我不在乎。”

    “你手上的是金丝灵么?”白木天问。

    白玉堂冷笑,“是你进入恶帝城的钥匙。”

    白木天叹了口气,“你最讨人嫌的一点,除了天尊教你的那套正义之外,就是这种突如其来的聪明了。”

    白玉堂沉默不语。

    白木天则是自言自语,“我一直都搞不清楚你是个笨人还是个聪明人……你跟展昭不同,展昭是一贯的聪明,你就是惯常糊涂,突然就特别聪明一下……这也是随天尊么?”

    白玉堂冷眼看他,问,“你很羡慕我有这样一个师父么?”

    白木天反问,“你觉得世上有多少练武之人是不羡慕你的呢?”

    说着,白木天伸手,跟白玉堂要金丝灵。

    白玉堂没给他,道,“我对扁盛的过去已经不感兴趣了,你拿有价值的线索来换。”

    白木天无奈,“有价值的线索啊……比如说?”

    “恶帝城。”白玉堂道。

    “哦……”白木天抱着胳膊,道,“你还记不记得……扁青死的时候,手里有给展昭的请帖?”

    展昭微微一愣,看白木天……这的确是他们很在意的一个谜题,为什么扁青因为一封给展昭的请帖被杀?

    “因为他拿错了信。”白木天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份请帖,道,“这才是给展昭的请帖,而那一张却是恶帝城给我的一封信,因为我在信封上写了展昭的名字,所以扁青糊里糊涂拿错了……为了拿回请帖,我只好找人帮忙,只可惜我找的朋友有点性急。”

    白玉堂皱眉,“跟展昭有什么关系?”

    “跟展昭有大关系!”白木天道,“展昭跟你不同,你有师承有高贵血统,但你不是魔王之后。”

    白玉堂觉得可笑,“你确定殷候是魔王?”

    “谁说魔王是殷候?”白木天摇头,“殷候做过什么坏事?他有什么资格做魔王?”

    白玉堂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难道说……跟覆灭的鹰王朝有关系?为何恶帝城建造在鹰王朝毁灭的皇城旧址?

    “你们俩是不同的,你的心如果和天山的雪一样是纯白的话,展昭的心却有一半是黑色的。”白木天微笑,“那是比任何夜晚都要黑的黑暗,只是你们没有察觉而已,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白玉堂看了白木天良久,摇头,“没谁的心是黑的或者白的,人的心都是血肉做的,你的也不例外。”

    白木天笑着摇头,伸手,“可以给我了吧?”

    白玉堂将那个锦盒递给了白木天……

    白木天接住锦盒的瞬间……一层“霜冻”爬上了他的手臂。

    白木天一惊,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手上的衣袖结成了冰,内力一撞之后就碎裂了……他的左手小臂露了出来,上边有一个恶帝章纹的图案。

    白玉堂眼神更冷了几分。

    白木天表示惊讶,“你想杀我?”

    白玉堂摇摇头,“没,只想抓活的……”

    说完,白玉堂背手一抽云中刀。

    “呵呵……”白木天往后急退了几步,“还好我还有点防备!”

    他的话说完,就见林中“唰啦”一声闪出了大批黑衣人,都戴着金面。

    白木天转身就跑……那些黑衣人冲向白玉堂。

    白玉堂刀没出窍,抬手掀翻了两个。

    一旁,霖夜火窜了出来,“白五,我帮你收拾这些你去抓人。”

    白玉堂用刀鞘点住了一个黑衣人的穴道,掀开他面罩胳膊肘对着脸就是一肘。

    “唔……”那人捂着鼻子坐在地上,清醒了过来。

    白玉堂见霖夜火让他去抓人,就道,“不用,展昭会收拾他的。”

    霖夜火眨眨眼,掀翻了一个黑衣人,踢掉面具之后一踩脸,那人疼得闷哼了一声之后弹起来,捂着鼻子满地打滚。

    “哦!”霖夜火抓住两个黑衣人拍饼子一样脸对脸一拍,边说,“展昭留着后手?”

    白玉堂将一个黑衣人踹下河之后,内力一扫又将呛了水直挣扎的那人扫到了岸上,边对霖夜火道,“都是高河寨的弟子,别打死了。”

    霖夜火正抓着一个黑衣人撞树,边说,“我哪里下手重?!”

    ……

    此时,皇城军军营、开封府衙门、白府、九王府门口都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府里的家人跑进跑出收拾行李,开封城百姓看到了都好奇——这是九王爷要回边关了么?

    ……

    与城中的热闹相比,北城门外的官道上却是寂静无声。

    在一片小树林前,停着一驾黑色的马车。

    官道上一阵沙尘清扬,一个身影落到了马车旁边。

    白木天一手拿着锦盒,一跃上车,道,“启程!”

    ……

    只是他下令之后,掀开马车帘子却没看到车子有动静。

    白木天皱了皱眉,下车往车前看……就见车夫僵直地坐在那里,双眼发直似乎是失去了意识。

    白木天皱眉叹了口气,放下车帘下车,道,“你们俩是说好的?”

    官道对面的林子里,走出了拿着巨阙的展昭。

    展昭上下打量了一下白木天,最后目光落在了他露在外边的左手手臂上,了然地一笑,“果然是被盖了章的啊。”

    白木天指了指马车,问展昭,“相请不如偶遇,你不是想去恶帝城么?不如跟我一起去?”

    “好啊。”展昭点头,指着城门口的方向,“一起去么?”

    白木天回头……只见城门口开始有大批的兵马集结,欧阳少征一手拿着冰铁棍,一手牵着疯丫头的缰绳,踱着步出来了。

    在马厩待了有一阵子的疯丫头似乎嗅到了北行的熟悉气息,激动得直打鼻响,蹄子刨着地面,那意思,只要欧阳少征一抖缰绳,它就冲出去了。

    展昭微笑着问白木天,“你带路吧?”

    白木天一摊手,“你们抓我也没用,我不过是条小鱼而已……”

    展昭点头,“你说了那么多废话就这一句有点对。”

    白木天看了看远处赵家军的先锋军,赵普看来是听到了风声,准备回黑风城了。

    展昭四外望了望,问,“你那个帮凶呢?脾气很暴躁那位……模仿我外公那位?坏了你主上计划,暴露了恶帝城把赵普提前引回去的那位!”

    白木天皱眉看展昭,显然很惊讶。

    展昭微微一笑,“丢下你跑了么?”

    白木天道,“展昭你果然聪明……那你应该知道,我们本来就是一样的人……”

    展昭表示不赞成地摇头,“啧啧……你相信歪金盆我相信狗头铡,咱俩怎么可能是一样的人?当然你要说有几条命这一点上倒的确是一样的。嗯,等一下……猫爷好像有九条命,你几条?”

    白木天叹了口气,道,“既然我棋差一招,那你动手吧……要杀要抓随便。”

    展昭却是摇了摇头,反问,“谁说我要杀你?”

    白木天意外,“你不杀我?”

    “你好歹也算玉堂的亲戚,我可以留点儿面子给你。”展昭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跟他说笑。

    白木天狐疑地看着展昭,“你想……”

    只是他话没说完,突然就见眼前身形一晃……展昭出现在他眼前。

    白木天一惊,猛地后退一步……可展昭紧追几步,一把抓住他那只左手。

    白木天还没明白过来,就感觉左手一阵剧痛,惨叫一声……再看……手上出现了一个红肿,但瞬间又没有了。

    白木天惊骇地看着自己的左手,甩了甩,一瞬间的麻痹之后,手恢复了原状。

    “怎么回事?”白木天看着自己的左手,问展昭,“你刚才干了什么?”

    展昭晃了晃手里一个竹罐子,慢悠悠地说,“你知道开封府有个神医……当然他是用来救人的。”

    白木天不解地看着展昭。

    “但是我魔宫除了神医,还有巫医、毒师……蛊母。”展昭幽幽地道。

    白木天一愣,“蛊母……蚕姬?”

    展昭点头,“果然是玉堂的亲戚,还是有点见识的。“

    白木天皱眉,摸自己的手,蛊母蚕姬是天底下种蛊虫最厉害的妖女,展昭难道给他下了蛊?

    “这不像是你名门正派的作风……”白木天道。

    “你也说了我是魔王之后,怎么就不是我的作风了呢?”展昭问他。

    白木天皱眉,“你怎么……”

    展昭失笑,“那是我的家族我的先祖,我自然听外公说起过。”

    将手里的竹罐子收起来,展昭道,“我离开魔宫下山的时候,蚕婆婆给了我这个罐子,说如果我想控制一个人的话,就用这罐子里的东西,咬那个人。”

    “什么东西……”白木天惊骇。

    展昭看了看空掉的罐子一耸肩,“天晓得,我又没打开看过,反正现在在你身体里了。”

    白木天震惊,“你……”

    “不如让我试一下……”展昭摸着下巴,“比如说你胳膊会疼……”

    白木天猛地一阵抽搐,蜷缩起来捂着胳膊,看展昭。

    展昭点点头,“这样差不多是有效的吧。”

    瞬间,白木天手上的疼痛又消失了。

    展昭满意地道,“你走吧。”

    白木天看着他,“你要我去恶帝城给你当卧底?”

    展昭一拍手,“又说对了一点,我发现你还蛮聪明。”

    白木天无语,但是受制于人没有办法,他是万万没想到展昭会来这招。

    展昭冷笑,“首先你要确保自己这辈子都别再做坏事,不然就要受百虫啃噬之苦……当然了,你还得去恶帝城帮我办点事。”

    展昭边说,边走到马车前边,伸手一拍那个车把式的脑袋……

    那拉车的猛地睁开了眼睛。

    白木天不解地看展昭。

    “昨天跟外公探讨了一下摄魂术的使用方法,其实也不是太难的。”展昭边说,边走回到白木天跟前。

    白木天问,“你只是让我别再干坏事?”

    展昭摇摇头,“你已经干了坏事所以你一定要付出代价,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白木天皱眉,“你要我去恶帝城干嘛?”

    展昭道,“一座城总有个城主吧,恶帝城城主的话,恶帝?”

    白木天道,“事情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嗯。”展昭点点头,用巨阙敲了敲白木天的胸口,“这点我倒是猜到了。”

    白木天看着展昭,“你想我在恶帝城干什么?”

    “你先呆着呗,有用的时候自然会找你,以及……”展昭抬起头,笑着跟他对视,“帮我给你主人带句话。”

    “带什么话?”白木天看着展昭。

    展昭上前一步,在他耳边说,“从我的故土,滚出去!”

    说完,展昭退后一步,一脚将白木天踹上了马车,对那个驾车的一摆手……

    那车夫本能地一抽马背……两匹马拉着马车驶上了官道,离去。

    马车消失在官道尽头的时候,白玉堂和霖夜火也来了。

    霖夜火落地就问,“白木天那厮呢?”

    展昭看看白玉堂,道,“放去恶帝城了。”

    霖夜火张大了嘴。

    白玉堂也没说话。

    展昭问,“不问问原因?”

    白玉堂道,“你也说了是你放他走的,自然有理由。”

    展昭笑了。

    这时,后边传来了城门打开的声音,嘎吱嘎吱的轴轮滑动声音传来。

    北城门难得地双门打开,里边,欧阳少征之前带来的三千先锋营精锐骑兵已经整装待发。

    城门上,龙乔广和邹良一左一右站在那里,城内,左翼和右翼的骑兵也已经开始集结。

    展昭和白玉堂还有霖夜火上了城楼,就见赵普和公孙也都来了。

    走到城门上方,赵普对欧阳一摆手。

    火麒麟将冰铁棍往背上一背,对着手下一挥手,“走了!我们回黑风城!”

    随着他一抖手中缰绳,疯丫头长嘶一声,撒开四蹄直冲向前,身后三千奇兵紧随其后,朝着西北放,绝尘而去……

    ……

    远处喵喵楼的楼顶,殷候站在那里,风吹起他的黑发,身后,天尊走了上来,跟他并排站着看兵马远行。

    天尊问,“老鬼,这么多年了,你想过家没?”

    殷候轻轻摇了摇头。

    “那么这么多年了。”天尊接着问,“再听到战鼓的声音,你怀念么?”

    殷候没有说话,双眼望着西北地平线上的落日……

    ……

    远处,欧阳在即将消失于众人视野中时,伸高左手挥了两下。

    城楼上,赵普、公孙、展昭、白玉堂、霖夜火、邹良和龙乔广等都一挥手——黑风城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  ……

    《龙图》700章收官,感谢大家三年来的陪伴,结束就是新的开始,明天将开新文《黑风城战记》~~故事继续~~~=3=~~~爱你们!~~咱们黑风城再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龙图案卷集第700章 【黑风城再会!】》,方便以后阅读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图案卷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齐乐娱乐游戏